52笔趣阁 > 万界尊主 > 第六十四章 梅璇玑 二合一

第六十四章 梅璇玑 二合一

大御城,原先的繁荣与热闹早已不在,此刻,这里处处充满着血与乱。
  
  王寻面色沉重的走在前头,内心之中有着难以言喻的感触,原本生为一个现代的文明人,何曾见过这种血腥灾乱的景象,这一切在他所生存的那个年代,那个国家完全是不可能发生的。
  
  屠城,用这两个字来形容大御城所受到的灾祸也不为过,处处横陈着面目全非的尸身,有异形的,有妖兽的,当然也有人的。
  
  刺眼的血液染红了硝烟与废墟。
  
  或许这就是当一切生存在秩序之外的残酷吧。
  
  王寻的内心感到十分的沉重,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生生夺去,甚至连个全尸都没有。
  
  这异形真是当诛啊!
  
  王寻感到愤怒。
  
  孙瑜背负着王大圣,默不作声的跟在王寻的身后,脸色有些苍白,喉结不住的上下滚动着,显然,刚才解剖异形尸身取走尸魄这样的事情让得他的心理与生理皆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以至于他现在看向王寻的目光充满了哀怨,不过虽然面上如此,但是他的内心也是颇为的兴奋。
  
  他曾听闻,尸魄对于修炼者有着十分巨大的裨益,也因此,这尸魄的价格已经昂贵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毕竟,这尸魄并不是每一具异形都可以孕育。
  
  这一路来,两人,哦,不,王寻屠戮了数十只实力强很异常的异形才堪堪获得三枚,至于其他一些弱小的则是已经被王寻斩杀了不计其数只,然而在他们身上却毫无所获。
  
  对于这珍宝般,令孙瑜垂涎不已的尸魄,王寻则是很大方的赐予了他一枚。
  
  所以孙瑜即使是面上再怎么嫌恶,但却掩饰不住内心之中的狂喜,有了这枚尸魄,他的实力可以更胜一层楼,虽然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因为他的血脉已经鸡肋到形同虚设的地步了,但是这却并不能阻止他获得稀珍时的那种兴奋心情。
  
  即使自己不能用,但是可以买呀!
  
  如果能够活到那个时候的话......
  
  妖兽嘶啸,异形奔走,走在这样一片血乱的大地上,两人的神经皆是紧绷着,小心翼翼的借助建筑物的遮挡潜行着。
  
  “我说,寻老大,还要多久啊!”内心之中久积恐惧的孙瑜,有些抱怨的小声说道。
  
  经过这不长的接触下来,孙瑜发现,王寻这个人虽然杀伐时非常的果断与冷酷,但是对人却要好上很多,甚至孙瑜还隐隐觉得王寻是个颇为和善的人,所以这也让他对于王寻的惧怕减上几分,言辞只见多了些熟络。
  
  只不过王寻却不会管孙瑜怎么看待自己,对于孙瑜的牢骚,王寻置若未闻,仍是自顾自的在前头走着。
  
  “诶,我说......”
  
  这一路来,王寻已经是第二十次无视自己了,这让孙瑜情不自禁的想提醒提醒王寻自己这个人的存在,但是话刚出口,却硬生生的止住了,通过墙壁的一个缝隙,孙瑜的面色布上了惊惧与愤怒。
  
  “嗯?”
  
  感受到孙瑜的异常,王寻偏转过头来,看着孙瑜那复杂的面色,王寻感到十分的怪异,同时有一种不秒的感觉在内心升腾着,往回退了退,向着孙瑜看着的那个方向望去。
  
  下一刻,王寻的面色变了!
  
  “不!”
  
  王寻大喝出声,面色瞬间布满了愤怒,一股雄浑之极的血气轰然间喷薄而出。
  
  只见那是一尊十分可怕的异形,而在它的脚下正有一个惨死的妇孺,至死都紧紧的怀抱着她那仍在嗷嗷待哺的婴孩。
  
  此刻,那尊异形正呲着獠牙,拿它那恶心至极的黑红色舌头舔着那几近昏死过去的婴孩,落下的涎水昭示着它内心的欲望。
  
  轰!
  
  王寻动了,宛若一只离弦箭,快到不可思议。
  
  只不过,王寻再快,也需要时间来跨越两者之间的数百米距离,那异形比他更快,青紫色的面膛间跳跃着兴奋的绿色火焰。
  
  “滚啊!”
  
  王寻嘶声力竭的大吼着,睚眦欲裂。
  
  那尊异形锋锐的尸爪已经高高举起,王寻已经能预见到那可爱婴孩,在下一刻变得血肉模糊的惨状。
  
  可是王寻来不及,他感到那样的无力,这数百米的距离,仿佛万米,十万米那样难熬。
  
  嗤!
  
  只听得一声利爪贯穿血肉的闷响,王寻顿住了。f
  
  一道单薄的身影从废墟之中跃出,替那婴孩挡了灾。
  
  看着那有些似曾相识的身影,王寻的大脑一片空白,继而是愤怒,滔天的愤怒,无法抑制的愤怒。
  
  王寻的眼眸间有着一团怒焰,像是能够焚烧天地一般的焚天烈焰,那火光简直能够将那尊嗜血残忍的异形给焚烧殆尽。
  
  “我要你死!”
  
  王寻满腔的愤怨,手中古剑震颤不已,雪亮的剑身上丝丝庚金之气弥漫,宛若一柄开天之剑。
  
  轰!
  
  王寻暴起,小脸上布上了狰狞与残酷,他要着异形为今日的举动付出代价。
  
  嗤嗤嗤!
  
  反应不及,转眼之间,这尊异形的身上便布满了狰狞的伤口,深可见骨,丝丝黑色的血液飙溅,落了满地。
  
  “吼!”
  
  异形怒啸,一把将被自己刺了个通透的单薄身影摔在了地面之上。
  
  “找死!”
  
  王寻眉头一拧,眼神之中满是冷漠。
  
  嗡!
  
  虚空震颤,一股淡淡的神灵虚影凝聚,高坐九天,冷漠的俯视着苍生。
  
  收起长剑,王寻扑了上去,霸王神劲鼓荡着,王寻高举着拳头,以血气凝聚拳印,狠狠地砸在了这异形的胸膛之上。
  
  砰!
  
  一声闷响,王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贯穿了那满面凶光的异形胸膛。
  
  砰砰砰!
  
  王寻震拳,满是黑血的拳臂抽出,而后像是发了疯一般,狠狠的咂在了那异形此刻宛如纸糊一般的躯体之上。
  
  “死死死!!!我要你死!!!”
  
  王寻宛若入了魔,拳间弥漫着黑芒,将那尊可憎的异形砸到碎烂,黑色血液四溅,只不过饶是如此,王寻依然没有将它放过。
  
  砰砰砰!!!
  
  每一击闷响都惊得孙瑜心惊胆颤,他无法想像这王寻是被如何打击到了,竟然会如此的疯魔。
  
  看着那一半身子都已经被王寻咂的血肉模糊的异形,孙瑜不在感到恶心,惊惧之余也有着一丝解气。
  
  这尊异形的所作所为令得一向胆怯的他,都生出了无边的怒焰。
  
  残杀妇孺与婴孩,这番作为,实在是残忍到令人发指。
  
  砰!
  
  一声巨大的闷响过后,只见那尊异形此刻已经变得四分五裂,内脏粉碎,骨骼断折。
  
  王寻低着头,缓缓地站起了身子,双手之上滴着血液,有那尊异形的,也有他的。
  
  “死了!”
  
  孙瑜蹲伏在那婴孩的面前,看着那浑身逐渐黑青起来的婴孩,嘶哑着声音说道,想来这婴孩被那尊异形的滴出来的涎水所感染,毕竟成年人都很难抗拒异形所散发出来的邪恶之气,更何况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孩呢。
  
  王寻闻言,缓缓地抬起了头,原本明亮的眸子间此刻分外的通红。
  
  王寻张了张嘴,感到鼻子发酸,最终也只是呼了一口气,什么都没说。
  
  颤抖的走到那浑身被刺了个通透的单薄身影前,王寻目中蕴泪,站在那里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王寻只知道自己此刻难受的要命。
  
  紧抿着嘴唇,王寻缓缓地蹲了下来,慢慢地掀开那单薄身影脸上的一层面罩。
  
  顷刻间,王寻的眼泪再也无法自抑。
  
  只见那是一张丑陋无比的面孔,但是此刻王寻却觉得这张脸是那么的阳光帅气。
  
  这人,正是那柏容。
  
  那个受人欺凌的丑陋少年,他那倔强的神情,孤独的背影仍历历在目,然而此刻他却一动不动了,体温正在下降,生机正在流逝,胸口间的血液是那么的鲜艳。
  
  王寻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这是多么一个可怜的人啊,毁容,受人欺凌,但是他却没有因为世界对他残忍,他就变坏,反而始终怀着一颗善意的心,永远的带上面罩,或许大部分人都觉得他是在遮丑,但只有王寻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不给别人造成麻烦。
  
  然而就这样一个人,却在他人生死存亡之际,放弃自己的生命,去拯救他人,王寻觉得不公平!
  
  凭什么?凭什么!?
  
  坏人在苟活着,在城主府避难着,而好人呢?只能埋-尸于废墟。
  
  这是王寻第一次这么悲戚与不甘。
  
  “我们把他们埋了吧。”
  
  王寻的声音十分嘶哑。
  
  “埋!要埋!”
  
  孙瑜虽然不知道王寻与那个人之间是什么关系,但是就那个矮小单薄的身影能够在生死存亡关头挺身而出的精神就值得自己敬佩。
  
  只是可惜了!
  
  孙瑜的内心感到十分的压抑,他付出的生命并没有挽回另一条生命。
  
  世界以痛吻他,他却报之以温柔。
  
  王寻不敢再看他,取出自己的衣物盖在他们的身上,用碎石与土一点一点的将挖好的深坑掩埋。
  
  “咱们立个碑吧。”孙瑜提议道。
  
  “不用了,生在哪里,葬在哪里,就当是落叶归根了...”王寻缓缓地起身,拿着他特意没有毁去的异形头颅,放在了已经被填平了的深坑之上,接着开口:“在这乱世,给他们一份安宁吧。”
  
  孙瑜闻言,眼神微凝,明白了王寻的用意何在,说道:“是该如此,是该如此。”
  
  “好了,我们走吧!”
  
  王寻深深的望了一眼他们的埋葬之地,内心惆怅与压抑,而后转身离去。
  
  孙瑜牢牢地跟在王寻的后面一语不发,经过那那血肉模糊的尸身之际,孙瑜在脚下瞥到一眼晶莹。
  
  啪!
  
  视若无睹的踩了过去,孙瑜觉得内心之中畅快了许多。
  
  一路潜行着,王寻看到了许多残忍的瞬间,想阻止已无力,遥遥的回首看了一眼城主府的方向。
  
  王寻不明白却也明白。
  
  不明白那些人是该有多么的冷酷,才会放任同族之人被异族残忍的杀戮着。
  
  明白这些平民与他们没有太大的利益关系,而若是救,他们则会损失惨重。
  
  两相对比,王寻觉得柏容才是一个真正有血有肉有情的人,而他们只不过空有一具人的皮囊罢了。
  
  来到了自己曾经居住的地方,此刻那三层小楼已经化作了废墟,王寻在此地微微顿足,感到些许神伤,遥遥的望着那里有些出神。
  
  突然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对于这个似家非家的地方王寻有一种特别的情感。
  
  虽然我个人对你没什么特别的情感,但还是希望你无恙吧。
  
  按照记忆,那人离自己租住的地方并不算远,大约也就三千米左右的脚程吧,按照两人的现在的速度,大约半个小时就能到达。
  
  那人就是救了短命鬼并养育了好几年的寡妇,在短命鬼的印象中,那人虽然救了他,但是对他并不是特别的好,前三年还挺照顾的,可是后来的待遇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要求短命鬼打扫卫生之类之类的,更是要求短命鬼自己出去谋求差事挣钱养活自己。
  
  那时,短命鬼才十岁。
  
  不过,经历了这些残酷之后,王寻觉得短命鬼还算是幸运的,最起码能有个人照拂,不会落到去街头乞讨的地步。
  
  只不过对于短命鬼的生活经历都在存在与记忆之中而已,所以显得很苍白,以至于王寻现在对于那寡妇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非要说的话,也许有点感激吧。
  
  毕竟若是没有那人的收养,这短命鬼也许还真定不到王寻魂穿的那个时刻。
  
  不多时,二人便抵达了一处颇为精致的四合院落,奇怪的是,这片地方宁静多了,似乎并未遭受到异形的侵扰,没有血没有乱。
  
  “是这吗!?”
  
  孙瑜出声问道。
  
  王寻皱着眉头看了片刻,而后才应声:“嗯......是这里。”
  
  看着王寻迟疑的样子,孙瑜面色有些古怪,不过却也并未多想,随着王寻一起进入了其中。
  
  “咚咚咚!”
  
  进了院落,王寻站在主屋的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应该还在吧...”
  
  王寻看了看周遭宁静的氛围,不自主的有种她还未离去的直觉。
  
  “进来吧。”
  
  果然,下一刻王寻内心之中的直觉得到了证实,一道慵懒的声音徐徐的从屋内传了出来。
  
  推开门,二人皆是看到了令人膛目结舌的一幕。
  
  只见那是一个容貌绝丽的女子,一身白色素衣,此刻她正翘着个二郎腿,悠哉悠哉的坐在屋子中央磕着瓜子。
  
  这位大姐,神经也太大条了吧!
  
  孙瑜十分的震惊,而后看了看一脸古怪的王寻,内心之中充满了疑惑。
  
  他却不知,此时王寻的疑惑更甚。
  
  按照记忆,这个女人应该是个辣妇没错,但是记忆中却没描述这个女人的精神不正常啊!
  
  外面血液横流,充满了硝烟与战火,而这个人竟然还能够悠闲的坐在这里磕着瓜子!?
  
  这若不是人傻了,就......就是艺高人胆大!
  
  想到了这片迥异于其他地方的宁静氛围,王寻感觉自己的记忆可能出了差错。
  
  只不过记忆之中可从未有过这人是个隐世高手的记忆,所以王寻暂且将她归于傻......神经大条吧。
  
  梅璇玑瞅了瞅一进来就傻了眼的两个小子,放下了手中的瓜子,刻薄道:“我还以为你这臭小子死了呢!”
  
  王寻闻言一头黑线,这人讲话还真是......尖锐!
  
  孙瑜一脸狐疑的看着王寻,面孔上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这就是你冒着生命危险,横穿小半个大御城要找的人!?
  
  “我是来救你的!”王寻黑着脸,硬着头皮说道,格外的强调了这个就字,希望她对自己的态度能够好一点!
  
  “就你还来救我?咦?”梅璇玑先是一声揶揄的轻笑,而后美目一凝,缓缓地站了起来,显现出她那修长而又挺翘的诱人身姿。
  
  走到王寻的近前,梅璇玑大量了一番王寻,着重的看了一眼王寻的胸口处,而后‘啪’的拍了王寻一个头皮!
  
  “臭小子!能修炼了还不多打几份工工,报答我的养育之恩,这几天乱跑些什么!人影都找不到一个!”梅璇玑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扬了扬纤纤玉手,似乎想要再补上一下。
  
  “哎呦!”王寻吃痛,而后满脸愤懑的看向梅璇玑:“你你你......”
  
  “啪!”
  
  “你什么你!现在都敢对我指手画脚了?反了天了你!”梅璇玑直接用最粗暴的方式打断了王寻的话语,瞪着个眼睛,一显泼辣之态。
  
  tmd!好男不个女斗!
  
  王寻在内心之中怒叫,没有再继续出言,实在是这两个头皮打的自己憋屈不已,生怕他在来第三下。
  
  同时王寻的内心也有着讶异与疑惑,从一进门开始王寻便在仔细观察着梅璇玑的一举一动,他分明看到之前那梅璇玑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脖颈处。
  
  以她对自己的了解,肯定知晓,自己原先佩带着一枚吊坠,然而相处的那几年来她从未提过这茬,可是为何却在此时着重留意!?
  
  而且他似乎对于自己突然能够修炼一点都不惊讶,反而是下意识的看向自己原先佩戴吊坠的脖颈处,难道她知晓那枚吊坠的效用?
  
  王寻感到深深的疑惑,在联想起这一片地带诡异的氛围,王寻更加的笃定了这梅璇玑的不简单,看来那短命鬼对于这个‘救命恩人’的了解太过于片面了。
  
  看来自己得重新审视一番这个人了!
  
  王寻内心暗道。
  
  “哼!”看了一眼没有再出声的王寻,梅璇玑一声轻哼,而后接着道:“算你还有点良心,知道回过头来找我,没枉我等你这么久!”
  
  她一直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等我?
  
  王寻不解。
  
  “喏,别人给你留的信,那天我去找你,在你那破屋子门前看到的,你不在家,我就先被你收好了!”梅璇玑从台子上拿起一份土黄色的信封递向王寻。
  
  只见其上写着三个大字:奇珍坊。
  
  信的下方有着四个小字:王寻亲启。
  
  赵不凡的信!?
  
  王寻压下内心之中的讶异,接过信封,看到早已被打开的信封,王寻满脑门的黑线。
  
  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本人亲启,是不认识字还是咋滴!?
  
  “我怕是什么恐吓的信函,便自作主张替你先探了探......”似是看到了王寻面上的古怪神色,梅璇玑脸不红心不跳的瞎诌道。
  
  而后又一脸怪异的望向王寻,揶揄道:“没想到短短几天没见,你小子在大御城之中是混的风生水起啊!不仅闹得武道院怨声道载的,更是连这奇珍坊的管事都对你青睐有加啊!”
  
  闻言,王寻一怔,看来这人倒也并不像记忆中那么的没有人情味,事实上对于自己的生活还是十分关心的。
  
  不过此刻,王寻却没有心情细想这些,他十分疑惑这赵不凡到底给自己写了些什么,以至于让这梅璇玑认为那满肚子坏水的赵老头子对自己青睐有加......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