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阁 > NPC观察日记 > 173、只是有点担心

173、只是有点担心


  喜欢一个人,从来不是没有理由的。
  ——
  既然是纯观光团,那也就不在乎职业,不在乎装分,不在乎人数,最主要是有个擅长走位卡小怪的人带路……
  只见子夜清曲身形灵活地在一串巡逻怪的路径上左闪右避,时而躲在树后,时而紧贴峭壁,时而又扑入草丛,不到5分钟的工夫就通过了进本以后的第一道垭口。
  一捏一荡漾:“看似凶险万分,实则稳如老狗。”
  一戳一蹦跶:“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比老狗还稳。”
  叶柔竹:“……”
  春潮带雨和仁家不要嘛都是两眼放光,显然第一次见到走位如此风骚的奇女子。今天来观光的五十度灰四人组都是参加过几次深渊地脉开荒的,这道垭口说不上有多么难,但开荒团至少要花半小时才能全员通过,因为总是有人掌握不好行动的时机,不是太早被抓团灭,就是太慢要多等一两个循环才敢动。
  子夜清曲却是爬到旁边的悬崖上观察了两回,下地就直接蹭蹭蹭过去了,全程没惊动一个小怪,到了对面安全区,还轻松地朝他们招招手。
  【团队】子夜清曲:能看清我刚才躲的位置吗?照那样就能过来啦~
  【团队】黑驴蹄子:能看清,但……
  【团队】漫卷流云:能看清,可……
  【团队】瘟疫小清新:没看清。
  【团队】墨菲定律:我不敢说我看清了,但我敢说我第一次肯定要死。
  【团队】一戳一蹦跶:子夜啊,要么你回来再走一次?
  【团队】子夜清曲:啊,好。
  子夜清曲一个健步冲进怪堆,三秒之后血条清空,复活回营,又跑了一次,比刚才还快,三分多。
  所有人的内心全是波动,几乎要再引发一次地震(注:净土前作《蜀望》讲的是地震后在川西支教的女主游走全国寻找修复地脉的方法,深渊地脉是游戏最后复活蜀神的地方)。
  【团队】面糊糊:我试试。
  无口小萝莉今天也依然只打字不说话,她走到子夜刚才切入的位置,瞅准时机,飞快的跑到了第一个隐蔽处蹲下,然后第二个、第三个……
  在第四个的时候光荣牺牲。
  瘟疫小清新扶额:“连糊糊都过不去,我们能有几个人过得去?”
  一捏一荡漾:“我过这里已经很熟练了,你们看好了啊!”
  说罢也学着面糊糊那样走一段观察一段,前三个都平安无恙通过了,第四个停下来等巡逻怪经过的时候不出意外地被抓了。
  一戳一蹦跶点评:“第四个是难点,每次都卡死好多人。”
  一捏一荡漾又过了一次,这次位置找对了,过去了,可把他得意坏了:“看到没看到没,这种地方是个人都能过来的。”
  这话让还没走过去的十几人感到压力很大。
  大家陆续试验了几次,一部分人过去了,一部分人则怎么都过不去,比如,吕阳。
  到最后大家都磨过去了他还在不停地死,中途还去修了次装备,修好以后干脆把装备都扒到背包里,又裸奔了几次,还是过不去第四个。
  【团队】黑驴蹄子:[emoji:托腮]真想把这段录像给轻松熊送去。
  【团队】漫卷流云:不要了吧……
  【团队】黑驴蹄子:哈哈哈开玩笑的啦,真要发我就不会在这里说了,再说我也没她联系方式。
  【团队】子夜清曲:还是不行吗?
  吕阳坐在垭口对面打坐回血,叶柔竹发去密聊:“背贴紧山壁,光是靠着有点不够的。”
  “我已经贴得很紧了!”回过来的消息里罕见地用上了感叹号,叶柔竹马上意识到他有点生气了,于是对伙伴们说:“我过去带他再走一次。”
  子夜清曲:“我也过去吧。”
  叶柔竹摇摇头:“我去就行了,你们先继续往前吧。”
  “咦,可是……”“别可是啦,就这么定了,他们俩肯定一会儿就追上来了,”瘟疫小清新把子夜清曲一拽,“走啦走啦,前路还等你探索呢。”
  叶柔竹脱光滚来滚去的装备,死回复活点,然后走到吕阳身边:“来,我陪你再走几次。”
  吕阳坐在地上不动,叶柔竹弯腰看了看,挨着他坐下:“别这副表情嘛,第四个确实不好过啊,你之前又没有卡视角的经验,多走几次就好了啊。”
  吕阳闷闷不乐地问:“那为什么其他人都能过去?”
  “你也能过去啊,只是早晚的问题,这个团里,只有你是第一次玩游戏,慢一点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呀。”
  她的话没能安慰到吕阳,吕阳不接话,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
  【密聊】瘟疫小清新悄悄地对你说:师兄没事吧?自尊心受到打击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瘟疫小清新说:好像是,整个人都在往外冒黑气,我陪他坐一会儿,你们继续走不用等我们。
  【密聊】瘟疫小清新悄悄地对你说:嗯,这边我会带好节奏的。
  真是相当靠得住的一个人啊,叶柔竹忍俊不禁。
  前方大部队很快卡在了第一个BOSS所在的宫殿处,因为不能进入,进入就会触发剧情,所以必须设法从屋顶上跳过或者从山壁上找到一条通道,这个全靠轻功,所以大家都在积极尝试,瘟疫小清新给叶柔竹汇报了一下进度,就没再打扰他们。
  过了好一会儿,吕阳才再次开口:“我一直以为游戏很简单,但是最近有点没信心了。”
  叶柔竹好笑地摸摸他的头:“是因为你很厉害,所以才会觉得简单,不是每个人刚开始玩就能像你这样成为一个风云人物,应该叫天才还是什么,总之你已经有别人所没有的天赋了,也要允许别人在经验上赢你几回啊,不然这个世界岂不是太不公平了?”
  吕阳:“勤能补拙吗?”
  叶柔竹:“是这个意思吧,不过大部分人也没到拙的程度,这是个普通人的世界啊。”
  吕阳又沉默了一会儿,话题忽然跳转到另一个频道:“你师父,就是临溪观花,你当时喜欢他什么?”
  “这个……可能就是喜欢了,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吧。”
  “不,肯定是有的,”吕阳断然道,“虽然大家总是说,喜欢一个人没有理由,但人不可能没有理由地喜欢上另一个人,有时候只是害怕别人对这个理由作出评价,所以才不敢说。”
  叶柔竹一时有点不知如何回应才好。
  吕阳又说:“你说他不跟你聊生活,你也感觉不到他在勾引你,你们只是聊游戏,聊PK,就这样真的能让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吗?”
  叶柔竹:“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觉得我在撒谎?”
  吕阳看她一眼:“不,我只是觉得,如果临溪观花不是一个很强的人,和你聊这些,你是不会动心的。”
  “人天生都有慕强之心,因为他比你强,和他相处能够带给你进步,这是一种实质性的好处,所以你会心动,恋爱就是这样,对方有你所没有的优势,所以才会吸引你,不是吗?”
  叶柔竹为难地:“非要这么说的话,可能也有一点吧,主要事情过去太多年了,我又刻意想要忘掉,所以当时的很多事,都记不清了。”
  吕阳:“所以我经常在想,我能给你什么。我没有很多钱,也还没有工作,我妈还那个样子……我们不在一个城市,日常生活上我也照顾不了你,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你打游戏,然后还打不好。”
  “什么呀!”听到这里叶柔竹扑哧一声笑了,“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爬山虎吗?找你谈恋爱就是为了你的钱、为了你照顾我、陪我打游戏?死小孩。”
  “当然不是。”
  吕阳说着,自嘲地笑了笑:“我只是有点担心而已。”
  叶柔竹:“担心什么?”
  吕阳却又不回答了,摇头起身:“走吧,去追他们。”
  在垭口又磨了几回,吕阳终于找到了能避开巡逻怪的角度,二人顺利通过,按照黑驴蹄子在团队频道的指示来到了老一门前。
  子夜清曲在一棵树下等他们,远远看到他们走来,就担心地问:“过得很辛苦吗?”
  “还好,其他人呢?”叶柔竹岔开话题。
  子夜清曲做了个“越过”的手势:“已经到对面去了,跟我来。”
  本来在回头带人这种事上,身为路痴子夜清曲是不合适的,然而其他人都不确定自己回去了还能找到“路”的时候……
  “师父父你居然是唯一能找到路的人了?”叶柔竹眼珠子都要掉出来。
  子夜清曲腼腆一笑,说:“因为,路是看不见的。”
  他们先是跳上了树,然后跳上宫殿的屋檐,屋檐很窄,向内都是空气墙,只有一人侧立的空间可以走,走到屋檐边缘以后,又要跳上山壁上的某个透明的点。
  这个点并没有颜色的区别,也没有凸起一个坎,真的就是一个看不见的路。
  子夜清曲宛如站在半空中:“记住这个位置,然后跳过来。”然后朝更高处跳去,又落在了下一个透明的点上。
  吕阳目瞪口呆地看着,半天才挤出一句:“这严格来说不科学吧?”
  “游戏里的什么是科学的?走吧。”叶柔竹好笑地反问,然后轻功一跃,落在了那个位置上。
  吕阳在这里又失败了两次,他对跳到一个看不见的点上这件事完全没有概念,所以总是找不到位置,一旦找不到就会顺着山壁滑下去,又得爬树重来。好在有难度的只有这两个点,剩下的就是沿着地图边缘的夹缝往前跑,一条大路没有分岔,所以完全不用担心迷路。
  全团站在一座桥上,眺望着对面。
  墨菲代表已经恭候多时的大家总结:“不能过桥,桥对面的怪巡逻没有死角,要想绕过老二,可能只能从这里跳下去。”
  低头,桥下是万丈深渊和湍流,怪石嶙峋,尖尖地耸立着,如果跳下去没有落在水里而是落在石头上,按照游戏的惯例,是一定会死的,死就意味着要从头再来,因为站在桥上复活的距离不够……
  深渊地脉:呵呵,渺小的人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