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阁 > 美漫老油条 > 188、永世孤独换来的

188、永世孤独换来的

    会场中。
  
      托尼摇摇头,他强忍着心头的悲伤,继续道:
  
      “可就是这样一个守门人,他不仅为天下人守门,一夫当关,将域外的强敌拦在了这颗星球以外,但是却要在被拒之门外后,默默承受着太多人的诋毁。”
  
      “我没有队长的官方,也没有他的正义,我只想对那些人说法克鱿!是的,法克鱿!”
  
      “我们不能让所有人都记住他,也不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他,可是他的事迹与光辉,已经不需要任何人去推崇了,他不是传奇,因为他已经超越了传奇,他是班克,不需要人理解,他是最强复仇者,也不需要别人去同情。”
  
      “他有自己的尊严,而我作为他的队友,他曾经最好的朋友,却有必要去维护他的尊严。”
  
      “那些诋毁者之所以如此张狂,不就是因为他永远离开了这颗星球吗?我不想在这里放狠话,我只想用他的维护者常说的那句话,来质问那些人……”
  
      “如果他回来了,如果他还是如同一个王者,镇守着这颗星球的话,你们还敢在那里大放厥词吗?你们还有胆子,在那里侃侃而谈吗?你们敢吗?”
  
      “班克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英雄,这点我比所有人都清楚,他甚至每次在拯救世界之后,还向神盾局要奖金,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混球,给了你们一片朗朗乾坤。”
  
      “他虽然走了,可是他还有队友,他还有我,他还有世界上数十亿的粉丝,他五次救我托尼斯塔克于危难之间,五条命的恩情,即便他不是我的朋友、队友和兄弟,我也理应竭尽全力,去捍卫他的名誉。”
  
      “所以我收回刚才的话,是的,我就是在放狠话,谁想诋毁他的话,我……”
  
      说到这里,托尼的话筒却陡然哑声了,这是寡姐见事态失控,托尼都快在台上发酒疯了,直接掐断了扩音器的信号。
  
      她就知道,不应该让托尼在上台前,干了那瓶伏特加。
  
      班克是他们共同的队友与兄弟,他的事迹也不应该受人诋毁,但是也不应该向托尼这样,近乎偏执的去为他正名。
  
      那样虽然能让那些偏激拥护者感到畅快,可是却只会让更多中立者和诋毁者看笑话而已。
  
      而且班克已经超越传奇了,世界都视他为第一偶像,他也不需要别人再去为他如此偏执正名了。
  
      特别是像托尼的身份,虽然全世界都知道他是个花花公子,可是复仇者的形象,不应该这样偏执、傻缺的呈现在公众面前。
  
      寡姐在后台,可是清晰听见了,托尼被掐断扩音器那瞬间,所爆发出的满嘴脏话。
  
      “他喝醉了,明年如果他还是这样的话,我们不会再邀请他了,喝酒也不会挑个时候?……去把他扶下来吧。”寡姐皱眉的看着台上,摆弄着话筒的托尼,对身旁的小辣椒说道。
  
      小辣椒却摇摇头道:“班克救了他,自己却没能回来,这对他打击很大,整日都关在地下室,摆弄着他的机甲,每次看到曼哈顿的天空,他都头痛不已。”
  
      “我也制止不了他的酗酒,刚才我还和他吵了一架呢,待会不就该你发言了吗?你去制止他吧。”
  
      寡姐叹了口气,穿着黑色礼服与高跟鞋,向着台上走去。
  
      托尼突然发现话筒有声音了,他醉醺醺的继续道:“我托尼斯塔克,一定会……”
  
      可是他才开口,却一把被寡姐抢去了话筒。
  
      寡姐皱眉低声道:“够了托尼,班克知道了一定不会支持你这样做的,下去吧。”
  
      托尼愣愣的看着寡姐,而后笑了起来,道:“你可真像你的外号一样,但是即便你和他赤诚相见过,可是一定没有我了解他,他一定会支持我的做法,让那些诋毁者好看的。”
  
      寡姐强忍着愤怒,道:“我们同样难受,不要以为只有你在为他悲伤,没有人比你的悲伤少,你喝醉了,就下去吧。”
  
      托尼冷笑着道:“你和我同样悲伤?我怎么看不出来?你更多的是对他感到可惜吧,可惜神盾局又失去了这样一个助力,你对他的感情难道不是基于他的实力,和强行拉进他和神盾局的关系?”
  
      寡姐捏了捏拳头,咬牙道:“如果这是在台下,你一定会被我打趴在地下,我和他的事,你有什么资格插嘴?我当时要是不关闭传送门的话,曼哈顿将遭遇什么?你为什么总怪我不多等一秒,我怎么能知道里面的情况?”
  
      托尼看着台下灼灼的目光,也不愿意再和寡姐吵嘴,他先是低声道:“所以我说了,你只是国家的机器,永远不可能成为他的情人!”
  
      而后托尼不再和寡姐多话,而是笑着看向台下,高声道:“接下来,就由复仇者最后一个成员致辞,我们看看她能说出什么花样来。呵呵。”
  
      说完,便不再搭理身旁怒火难抑的寡姐,径直走下台去。
  
      寡姐看了看台下,又和小辣椒吵起来了的托尼,她抑制下了自己的怒火,拿起话筒,对台下说道:
  
      “该说的前面的人都说了,我虽然最为最后一个致辞的,可是也并不想说那些重复的话。”
  
      “我只说一句,不管你是他的拥护者还是诋毁者也好,他的传奇事迹我想也不需要我再多说了。”
  
      “我只想说,尽情的去狂欢吧,去酒吧喝酒,去参加聚会,去享受世间所有喧嚣,但是请你们记住……”
  
      “你们所享受的一切喧嚣,和世间今后所有美好,以及不平凡之事,都是那个人用自己的永世孤独换来的。”
  
      “在你们喝酒、撩妹、参加聚会的时候,记住有那么一个人,正在星空中默默的注视着你们。”
  
      “所以铭记他,他不需要你们的感谢,也不需要别人来可怜,他只是做了他坚持的事情……”
  
      “那就是用自己一生的孤寂与沧桑,换取了整个世界的喧嚣与热闹……就这样。”
  
      寡姐说完,便不再多言,直接放下了话筒,走下台去。
  
      可是眼尖的美队,却看到了这个外表与内心同样坚强、冷峻的美人,在转身的那一刻,眼中荡起了晶莹的浪花。
  
      不过这个蛇蝎美人,就像他说班克的那样,她也是不需要别人来可怜和同情,她只是坚持着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就算所有人否定了她对班克的感情,可是她自己却万分清楚,曾有这么一个男人,真正的走进过她的内心。
  
      并且触及到了深藏在心田以下一万米深处的,那一处柔软的地方。
  
      谁说黑寡妇就一定是无情绝义的代名词呢?
  
      终会有那么一个人,会撕破你坚强的外表,走进你的内心,与你内心深藏的懦弱的无助的真实的灵魂紧紧相拥。
  
      献给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