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阁 > 末日乐园 > 945 为敌人效劳

945 为敌人效劳

    【最近要处理很多事,都是不以人的意志转移的破事,我现在特别心烦,别等了,正文才一百字】
  
      在小队出任务的时候,冯七七曾经对自己说过——卢泽的能力,他都用不了。
  
      林三酒的速度快得几乎如同一个闪影,但脚下却没发出声音。陈今风的办公室就在前面了,门紧闭着,从门缝下透出了光。她刹住了步子,慢慢地走到了门边。脑子里一边转着念头,林三酒一边屏住了呼吸去听门里边的动静。
  
      ……而卢泽的能力有两个,分裂和变形。
  
      如果不能变形,同理,自然也不能分裂了。那么作为分裂能力产物的玛瑟,应该早就消失了不是吗?
  
      门内半响都没有传出来一丝声音,似乎没人。
  
      ……然而事实上,他们走之前玛瑟一直好好的,直到任务回来以后才发觉她不见了踪影。也就是说,其实冯七七一直以来都在维持着卢泽的能力,而玛瑟不仅知道这一点,而且觉得理所当然,所以压根儿没跟自己提过。
  
      没错,冯七七的谎言肯定是这个!
  
      林三酒悄悄地转动了门把手,没锁。她庆幸了一句自己的运气,左右扫了一眼,一个闪身进了办公室,关上了门。
  
      进了屋,她轻轻走到桌边,伸手一摸,日记卡还在。
  
      拿出来一看,只见日记卡上最后一行字是:“3:05AM,被污染与被伤害了的日记卡收回。”
  
      “现在没空听你抱怨。”林三酒白了它一眼,也来不及去看前面记载的一大段字,擦掉了胶饵,卡片随即消失在了她的手心里。
  
      门没锁,说明陈今风走的不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回来——她没敢耽误,迅速地离开了办公室。出来以后想了想,她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负一层里已经有了三三两两的说话声,那是提前完成工作回来休息的人。这样的人不多,因此声音回荡在地下室里,显得很空旷。林三酒径直回屋坐下,叫出了日记卡。
  
      在过去的两个小时里,日记卡记录了整整十页的内容,都是因为陈今风太爱说废话的缘故。凡是林三酒认识的人,日记卡上就会出现名字;不认识的,就用甲乙丙ABC之类的来代替。她读了半天,发现除了陈今风一开始离开了房间十五分钟以外,其他尽是一些男甲来谈杂事、女A来问早餐吃什么……之类的鸡毛蒜皮。
  
      一直拨到了第六页,林三酒眼皮一跳,说不出话了。
  
      因为接下来的这一页,记录的是陈今风和女C的一次对话——说是对话,却没有多少内容——林三酒在硬着头皮看了不知多少行“嗯嗯啊啊”以后,她突然愣了。
  
      陈今风:“还是你好……今天我找了一个外国女人,想尝尝味,却叫她给跑了,妈的!不识相……也不知道去哪了!”
  
      女C:“嗯……讨厌,怎么有了我还找别人……”
  
      这个王八蛋还对玛瑟出过手!
  
      林三酒面色阴沉了下来,如果日记卡只是一张普通纸的话,此刻恐怕都叫她给攥烂了——忍着怒火,她迅速地看完了这一页,可陈今风之后却再没提过玛瑟。
  
      她一直把日记卡读到了最后一页,也没什么值得一提的。虽然林三酒也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可是心里还是止不住地有点失望——突然“咦?”一声,她的目光顿住了。
  
      2:48AM,田民波来到306室门口,敲门进入。
  
      田鼠在绿洲!
  
      自己上次在负一层中见到的人影,果然是他!
  
      她压住惊讶,低头看起了卡片。
  
      陈今风:“我他妈还找你呢!你的情报是怎么回事?”
  
      田民波:“我的情报没错呀,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
  
      陈今风:“误会?那你怎么解释林三酒露的这一手?”
  
      田民波:“我想她肯定是找着好东西了。陈干部,这对您来说是个好事啊!只要他们一死,副本脱离镜也是您的,那个沙暴也是您的了……”
  
      陈今风:“哼。田鼠,我对你,是仁至义尽了。因为你怕被他们发现,所以连目击过你、又认识他们的胡常在,我都给派去出任务了。你现在也该起点作用了吧?”
  
      田民波:“您说,您说。”
  
      陈今风:“我正好要出去,一边走一边说!”
  
      2:50AM二人离开房间,走出本卡记录范围。
  
      偏偏这个时候陈今风出了办公室!林三酒咬牙骂了一句,收起了日记卡。
  
      她皱着眉头仔细想了一会儿,也没能从这团乱麻里理出一个头绪来。
  
      “不想了!妈的,大不了我先把田鼠揍一顿,再把冯七七揍一顿,不信他们不张口!”她不爽地翻身下了床——想不出来就不想,跟着直觉走!
  
      没想到刚刚把门帘掀起来,林三酒就差点跟人撞了一个满怀,她抬起头一看,当时就傻了。
  
      眼前的人一头蓬松的红发,白皙的肌肤上生着隐约几颗雀斑——不是玛瑟是谁?
  
      “小酒受伤了?”玛瑟还是老样子,表情语气都没变:“……咳你可不知道,冯七七这家伙跑得太远了,结果能力没保持住,我就消失了。现在你们回来了,我才能再次出来。让你担心了吧?……”
  
      “敏锐直觉”突然像一根神经似的跳了一下。林三酒满腹狐疑地看着她,刚想说点儿什么,忽然发现不远处又走过来一个人,模样她太熟悉了——正是冯七七。
  
      看样子,他是和玛瑟一块儿来的。
  
      这一下,林三酒是真糊涂了。如果说冯七七变作玛瑟的样子来骗她的话,那么又是谁变成了冯七七的样子?……难道玛瑟真的回来了?她看向玛瑟,犹豫地试探道:“我们走的这段时间,没事吧?”
  
      这是她刚刚才在日记卡上得知的消息,除了当事人以外,应该没有别人知道了才对……
  
      玛瑟脸色突然一变,哼了一声:“可算不上没事——我虽然还算好好的,但陈今风那个家伙,迟早要付出代价。”
  
      就像暗号对上了似的,这一下林三酒一颗心落回了肚子里——她长长出了口气,轻轻抱住了玛瑟道:“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呢!”
  
      玛瑟也笑着回手抱住了她。
  
      林三酒的目光在不远处冯七七身上转了转,忽然低声问道:“……对了,冯七七可以使用卢泽的能力吗?”
  
      趁着玛瑟回来了,她想赶紧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
  
      “……当然不行啦。”柔和的女声在耳边说道。

Ps:书友们,我是须尾俱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