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阁 > 华娱之闪耀巨星 > 1422.缘,妙不可言 下

1422.缘,妙不可言 下

“真的是你?”
  
  “肯定是我,我敢肯定,这就是我。”
  
  “一个背影,而且还是小时候的事儿,你怎么可能记得那么清楚啊。”
  
  “哼,谁还没几个记忆深刻的童年啊。”舒畅不满聂唯的质疑,哼了一声。
  
  当然,她更多的还是想把自己内心的惊喜和聂唯分享,她真的没想到,看聂唯小时候的照片,竟然能够找到自己的身影。
  
  就像是聂唯说的,有时候一个背影确实无法证明什么,何况还是童年的记忆,可是对于舒畅来讲,那一天是很特别的一天,是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事情。
  
  “你看粉丝米妮卫衣,这是当时我上京都儿童台节目,节目组送给我的衣服,还有这双运动鞋,我清楚记得那天是我第一次穿出去,还有发卡看到没,红色心型的,我跟你讲,这个发卡我现在都还有呢,回头我就找给你看,而且我手里的糖葫芦你没看到么,那天我就是去买糖葫芦吃,才走丢的。”
  
  “啊?你还走丢了?”聂唯惊讶道。
  
  “哈哈哈,是丢了,我方向感不是不太好嘛,从左门进的商场,结果从另一个门走出去,开始没觉得,就一直走,可走着走着忽然发现一直找不到熟悉的建筑物,我才发现我走丢了。”
  
  “这也是我印象深刻的原因啊,那天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我唯一一次走丢。”
  
  “所以我对那一天的事情印象特别的深刻,尤其是糖葫芦,你看到没,少了两个,不是我才吃,而是我吃完两个的时候发现自己迷路了,接下来一直拿着糖葫芦在走,根本就没心情吃。”
  
  舒畅指着照片中小时候的自己手中那串糖葫芦,再一次和聂唯强调道:“这就是我。”
  
  “哇哇哇。”聂唯连连感叹,这种缘分真的是太奇妙了。
  
  他和舒畅虽然生活在一个城市,可京都人口却超过两千万,就算那时候人没有现在这么多,但是也肯定妥妥超过千万人数。
  
  能在千万人群中擦肩而过,这就是很难得的缘分,要知道有些人哪怕是一栋楼的关系,可能住上十年都没机会相遇一次呢。
  
  而在千万人中,不仅仅擦肩而过,更是在相机定格画面的一瞬,将两人的身影都囊括其中,这缘分就更了不得了。
  
  更何况两人不仅仅是相识,更是相知更相伴一生的伴侣,缘分如此,真的妙不可言。
  
  舒畅开心极了,就仿佛忽然发现了一个大宝藏一样,兴奋的心跳加速,因为她爱聂唯,所以哪怕只是无意间的一次擦肩而过,可当她知道自己小时候曾经和聂唯相遇,并出现在同一张照片时,那种巨大的惊喜感如泉涌一般,令她沉浸在巨大的幸福当中。
  
  这简直比她拿到金马的影后三连庄还要开心。
  
  “你当时怎么走丢的啊。”聂唯情绪缓和的比舒畅大很多,他只是感觉这种缘分太过奇妙而已,所以冷静下来后,他对于舒畅走丢反而更感兴趣。
  
  对于自己怎么走丢的,舒畅简直记忆犹新。
  
  人们在认事儿之后,总会对自己的人生中第一次的重大事情记忆犹新,第一次上学,第一次暗恋的对象,第一次玩到的电脑游戏,第一次旅游去的哪里,又或是第一次走丢……
  
  舒畅也不例外。
  
  那是她这辈子第一次走丢,也是唯一的一次,印象极其深刻。
  
  “我记得可清楚了,我家那时候就在沙滩北路,那天妈妈带我去鲸山公园玩,玩累了,就带着我在附近吃饭,中午吃的炒河虾、田螺还有豆腐,对了还有蔬菜炒饼。”
  
  “吃完饭后,妈妈说要去了附近一个卖古玩玉石的商场,说去哪里买礼物,我跟着一起去的,路过的时候看到有卖糖葫芦的,我就特别馋,想找妈妈要,可妈妈那时候告诉我说挑完礼物再给我买。”
  
  “后来妈妈礼物都挑完了,却忘了买糖葫芦给我,我那时候也是傻,只是以为妈妈会在回家路上给我买呢,可我一直等,一直等,等到了家门口妈妈都把门打开了我才意识,妈妈是忘了。”
  
  “我记得我当时哭的老惨了,妈妈也挺内疚的,后来就给了我两块钱,让我自己去买,其实糖葫芦那时候只要五毛钱,其他的妈妈应该就是补偿我幼小心灵受到的伤害。”讲到这,舒畅自己就忍不住乐了。
  
  聂唯带着淡淡的笑容,脑海里却在勾勒着舒畅母亲的形象。
  
  这是一位普通的上班族,工作很辛苦,懂得一些人情世故,去沙滩北路那边的古玩商场虽然都很低端,但是那边的物件要么是玉石,要么就是一些小古董商贩下底收淘的散货,诸如日本刀、清末民国时期的银元,还有一些古钱币之类的。
  
  当然在那边还有可能碰到一些旧书信,旧报纸等等,五花八门,比不上京都几个大古玩市场正规,但是胜在便宜。
  
  聂唯小时候也去被母亲带着去那边逛过,还淘到几块不错的银元。
  
  那里的银元基本上都是论框卖,一筐是店家挑过的,一块大概十块钱左右,而另一筐就是店家挑剩的,一块大洋只卖两块钱。
  
  基本上那里的古董店都这么卖,店家挑过的那筐里不保真,挑剩的那筐里也一定都假,考的就是一个鉴定能力,店里乌漆嘛黑,就一小黄灯,不过聂唯靠着苏晴的教导,从那堆挑剩的筐里足足找出了十块真银元,总共花了二十块钱,而这十块银元如今价值大概万八千是有的。
  
  而聂唯能肯定苏晴母亲是买礼物送上级,是因为那里的礼物送同事实在是不太合适,就算同事有这方面的喜好也不该这么送,毕竟投其所好只适合送上级,送同事到好像是要追求对方似的,容易让对方误会。
  
  而一个为了生活努力的单身母亲自然很容易就遗忘一些小事情,舒畅想吃糖葫芦,自然就是很小的一件事情。
  
  估计那时候舒畅的母亲满脑子都在想着该怎么把礼物送出去才自然,到时候该说些什么,才能让自己这份儿礼物发挥最大的价值,给上级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当然,给舒畅两块钱,看的出舒畅母亲对女儿的溺爱,不过放舒畅一个去买糖葫芦就有些危险了,虽然那是家附近,但那时候她大概也就四五岁的样子吧,这么小的小女孩一个人出去,舒畅母亲也是够心大。
  
  “那条路我是熟悉的,所以毫不费力的就找到了商场,买到糖葫芦之后因为手里还有一块五毛钱,我就想进商场里面逛一逛……”舒畅刚说到这的时候,忽然听到笑声。
  
  聂唯真的是被逗笑了,四五岁的小舒畅揣着自认为是巨款的一块五毛钱去逛商场,那画面简直太有意思了。
  
  “笑什么嘛,那时候对于我来讲,一块五真的很多了,可以买好多我想要的东西,我可以买三支最贵的雪糕,可以喝北冰洋喝到打饱嗝,糖葫芦更是能一手两串,吃到牙疼,你说这钱多不多?”
  
  舒畅这一串话让聂唯连连点头,虽然以大人的角度去看当时的舒畅确实好玩又可爱,但是以小孩子的角度去想的话,揣着这么‘多’的钱,确实会忍不住去浪一波。
  
  毕竟虽然是同一个世界,但其实又不相同。
  
  就像是如今聂唯,一天花掉一个亿都是轻轻松松,可小时候的他,给他一百块钱他一天也花不掉。
  
  “然后你就进商场浪了?买什么了么?我那时候也和老妈一起去过,还买了好多银元呢,一会找给你看。”
  
  “一会再说银元的事儿,我确实进去那个‘浪’了。”舒畅笑着说道,对于聂唯这个形容词,虽然不太雅观,可确实很符合自己当时的状态。
  
  “这不就浪出事儿了么。”舒畅笑着说道:“我是从卖糖葫芦的那个门进去的,可逛着逛着我就分不清方向了,结果就从另一个门出去了。”
  
  “我以为我是朝着家的方向走,可其实我已经走向了另一个方向,开始没注意,后来走了快半个小时,我忽然发现附近都好陌生,这才感觉到自己走丢了。”
  
  “哭没哭?”聂唯笑问道。
  
  不过聂唯的笑容却惹舒畅不满意了,自己都说道自己走丢了,这家伙不光不安慰,还笑着问自己哭没哭,要不要这么不贴心,要不要这么没心没肺呀。
  
  “抱歉,让你失望了,我可没哭。”舒畅白了眼聂唯,回答道。
  
  但其实脑海中的回忆,自己那天哭的可惨来着,不是那种嚎啕大哭,而是吓得泪珠止不住的流,梨花带雨的那种,舒畅觉得自己那天一定哭的很伤心,才会让那位好心的叔叔注意到。
  
  “我老婆好坚强,哈哈。”聂唯也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拉着舒畅的手赞道,以期望自己的话语能弥补刚才的过错。
  
  “后来呢,后来你怎么找到家的?”聂唯赶紧问道,分散舒畅注意力。
  
  舒畅本来就准备说这事儿呢,而且说到这里,舒畅的表情明显又兴奋了不少。
  
  “你不知道,当时我哭…咳咳,反正就是很伤心,我那么可爱又那么伤心,就被一位好心的叔叔发现了。”
  
  “他问了我家是哪的,这我当然记得住,清楚告诉他后,他还夸我聪明来着,后来他准备带我去公交车站,一开始其实只是想把我送上公交车,因为我说我到地方就能找到家,毕竟每天妈妈送我去幼儿园都会做公交车,那段路我确实很熟。”
  
  “后来等到公交车来了,叔叔又改变主意了,说要把我送到家,后来我俩就坐着公交车,叔叔一直把我送到了小区的单元门口,确认到了我家之后,才离开的。”
  
  说道这,舒畅忽然叹了口气,一脸后悔内疚的样子,说道:“我当时都忘了问叔叔叫什么来着,我甚至都记不得自己说不说谢谢两个字了。”
  
  “没关系,好人做好事儿,肯定不会求回报二字,你的安全就是那位善良叔叔内心最大的满足。”
  
  “好啦,我不用安慰的,就是有些遗憾罢了,你说我要是当时问了那位叔叔的名字,说不定我现在还能去寻找恩人那种节目,说不定就能找到他,你说对不对?”
  
  “对,只要有缘分,肯定还能遇到。”聂唯肯定的点点头,笑道:“说不定是我爸也不一定呢,我记得那天他给我拍了几张照片就不见了一段时间,也不知道干嘛去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舒畅因为聂唯这句话,一下就怔住了。
  
  印象中那位样貌模糊的叔叔忽然逐渐变得清晰,和眼前的聂唯隐隐有些重叠,舒畅怔怔的想了好一会,忽然尖叫一声,吓了聂唯一大跳。
  
  “怎么了?”聂唯连忙问道。
  
  “快,你有爸的照片么,快找出来给我看一看?”舒畅连忙问道。
  
  聂唯也意识到了什么,这一次他浑身也起了鸡皮疙瘩,该不会真的这么巧合吧?
  
  “照片我妈那里有,我去找给你。”聂唯意识到了舒畅的想法后,连忙起身出屋。
  
  而坐在床上捧着相册的舒畅却在发呆,那个叔叔是聂唯的父亲么?越想舒畅就越觉得有可能,慢慢记起那位叔叔相貌后,聂唯越来越觉得聂唯和这位叔叔有种神似的感觉。
  
  虽然聂唯的相貌更多像母亲苏晴一些,但依旧有父亲的一些影子,像是脸部的线条,像是那双笔挺带着锋锐感的剑眉,还有他瘦高的身材,这些都让舒畅有种感觉,聂唯的父亲就是帮助了自己的那位善良的叔叔。
  
  一想到这,舒畅浑身都打了个激灵,如果真的确认了,那自己竟然见过聂唯的父亲!?
  
  这让舒畅的心脏就像是擂鼓一般,咚咚咚的仿佛就在耳边跳动一样,巨响。
  
  而舒畅的目光始终盯着门口,一会聂唯把照片带过来后,舒畅感觉自己就可以确认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了,心中又是期待,又是忐忑,生怕万一自己认错了,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聂唯很快就回来了,只是不是一个人,一起来的还有苏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