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阁 > 华娱之闪耀巨星 > 1552.新兵营

1552.新兵营


  “遇到事情不能慌,要冷静,先想个注意先?”导演看着群情激奋的众人,又看了看外面被押回来的马冬一脸的不轻易,突然有了个办法。
  “不是。”
  “我们就是去金海湖。”
  “不可能,刚才我问你是不是去金海湖,你还摇头来着。”聂唯反驳道。
  “我只是微笑不语,并没有否认,我有明确说过不去金海湖么?”导演梗着脖子反驳道,反正他打定主意能骗多久是多久,等到了军营,他们想跑也跑不掉了。
  吁!!!
  伴随着一阵嘘声,谢那鄙夷的看着导演,吐槽道:“就你还微笑不语,贱笑还差不多。”
  欧小弟也是紧随其后:“这个词被你一用,我都觉得它不干净了。”
  导演被这俩人一唱一和的吐槽,气的脸都黑了,不过一想到一会这群人的下场,他也不反驳,只是冷笑一下,权当没听到这两人的话。
  汽车启动,继续前进。
  回到座位上的马冬悄悄问向身旁的聂唯:“试探的结果怎么样?”
  “八九不离十。”聂唯闭目养神,简单的回答道,他算是所有人中最轻松的了,强大的身体素质给了聂唯十足的底气,别说新兵军训了,就是现在安排他去做特种兵训练,聂唯也敢试一试。
  不过一旁的马冬就不行了。
  当初马冬和聂唯认识的时候就是个小胖子,这么些年过去了,马冬非但没瘦,反而渐渐还从一个小胖子,变成了一个大胖子。
  粉丝亲切的称呼他为‘马冬瓜’,就是形容他身材的形似冬瓜,圆滚滚的。
  体能方面他自然也不算多强,虽然可能比坐办公室的人强些,但也极其有限,毕竟在无挑中,他就是走谋略派的,靠着脑子赢得游戏。
  “导演,我内急。”马冬沉默了片刻,突然举手说道。
  导演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心想车开出去有一百米没有?
  应该没有吧?所以导演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不行。”
  “我真着急,你不让的话我可就地解决了啊。”马冬抓住自己的裤腰带,在众人嘘声中,大声叫道。
  导演不为所动,反而还怂恿马冬:“好啊,正好咱们节目好久都没有上热搜了。”
  听到这么不要脸的话,马冬也败退了。
  汽车很快驶出京都市区,众人在预感到可能去军训后,也没了聊天的兴致,一个个唉声叹气,止不住的抱怨,导演这时候也懒得解释了。
  “金海湖到了,怎么还不停车?”马冬眼睁睁的看着汽车如果金海湖景区的门口,大声问道。
  导演当没听到。
  “毫不掩饰目的了呢。”聂唯吐槽了一句,得到了众人不约而同的赞同。
  “太过分了,我就知道没好事儿,在公司的时候还讲的那么好听干什么,让我们抱有希望再让我们失望么?”尉迟很是不满的叫道。
  程坤也是冷笑道:“真是玩弄人心的高手啊。”
  “我怎么办啊,我一个女孩子也和他们一起训练么?”看着金海湖景区的大门越来越远,谢那都快哭了。
  “你单独行动。”导演倒是开口解释了一句。
  可不解释还好,一解释谢那当场就崩溃了,军训这事儿要是有人陪着还好,可要是让她单独行动的话,她瞬间就慌了。
  大家再不满,汽车也没停下,一直把众人拉到了这一次的目的地,京郊的一座新兵训练营地。
  六人下车,谢那还留在车上,也不知道会被节目组送去哪。
  最后分别时,大家看着聂唯趴在窗户上噘着嘴可怜兮兮的样子,也都说不出什么像样的安慰的话,毕竟大家也都自身难保呢。
  倒是聂唯对于新兵营里的一切都格外的好奇,这看看那瞧瞧,毕竟两辈子加在一起,他都还没有当过兵呢。
  虽然这只是一次军训,但也是难得的军营体验了吧。
  “其实去军训也挺有意义的,尤其是你。”聂唯拍了拍马冬的肩膀,笑道:“你不是总嚷嚷着要减肥么,这个就是个减肥的好机会啊。”
  “我是想减肥,可我更惜命。”
  “我平时学校四百米的操场跑一圈都气喘吁吁呢,可军训最少也要五公里越野啊。”马冬哭丧着脸,为难的说道。
  他是真心害怕去军训,其实对于任何体能不达标的人来讲,军训都是一个蛮恐怖的地方。
  不过在聂唯看来,体能训练反而是最简单的,军训最难的其实是部队的那些条条框框,这些规矩对于普通人来讲,才是真正的折磨。
  当然对于目前大部分人来讲,体能确实是他们的难题。
  就在大家唉声叹气的挥手,一位穿着军装的教官走了过来。
  “请在我面前集合。”教官说道,几人听到后挪动脚步。
  “请到我面前集合!”教官又提高了些许音量,众人这才磨磨蹭蹭的站到了教官面前,不过队形很乱,完全就是随意站着的。
  “不许吵吵嚷嚷,安静!”看到这帮家伙的德行,教官也生气了,大声吼道。
  现场霎时间安静了下来,无挑团的成员都吓了一跳。
  “一字列队,迅速站好。”教官冷着一张脸喊道,在场的人却只有聂唯、欧小弟和黑人迅速站好,其他人却都是一脸懵。
  “和我们一字排队站好。”聂唯拉了程坤一下,然后对着所有人提醒道。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在黑着一张脸的教官注视下,慌张的站好了,这中间还发生了抢位置的事情,尉迟和黑人争论是随便站还是按大小个站,看的教官直皱眉头。
  不过这名教官并没有再训斥大家,等到所有人站好之后,他才开口继续宣布规矩。
  “后面就是我们的新兵训练营,进去之后,大家一定要步调一致,挺胸抬头,严格要求自己,不要左顾右盼,最后,我们统一左手提皮箱……”
  “教官,为什么左手提皮箱啊?有什么讲究么?”尉迟问道。
  教官没回答,只是冷冷的盯着他,盯了足足好几秒,把尉迟都看的有些发毛了,教官才语气严肃的回答道:“我允许你提问,你才能提问。”
  “是,教官。”尉迟立正站好,然后大声问道:“我现在可以提问了么?教官?”
  “不可以!”教官用更大的声音吼道。
  其他人见尉迟被怼,忍不住想偷笑,但是教官冷冷的目光立刻看了过去,大家刚勾起的笑意也只能忍住。
  一行人提着行李随着教官走进了新兵营。
  水泥地,绿化带,成排的树荫种在道路两旁,每一颗树的间距都仿佛量好了一样,是一个哪怕强迫症看了都会觉得舒心,树种都是松树,一颗颗笔直挺立,就像是列队的战士一样。
  “一二一,一二一……”
  一队穿着迷彩装的战士迎面跑步二来,这些人似乎都不好奇他们这群明星一样,全当是没看到一般,头也不转,就这么跑了过去。
  几人是意外又有些不习惯。
  别看很多明星总嚷嚷着自己想做个普通人,但实际上又有几个明星真的能做回普通人?
  作为明星,出席公众场合,总是会成为焦点,这样的时间久了,当再被人忽略的时候,心里的落差是很难忍受的。
  为什么那么多过气艺人自甘堕落,不就是因为这种心理落差造成的么?
  大家还没回过味来,不远处又传来了一阵嘹亮的歌声。
  “听吧新征程号角吹响,强军目标召唤在前方,国要强我们就要担当,战旗上写满铁血荣光……”
  “是强军战歌啊,哒啦哒哒啦啦……”马冬叫出这首歌的名字,还跟着哼哼了两句,只是他还没过瘾呢,教官就回头看了他一眼,训斥道:“不许出声。”
  大家想笑又不敢笑,这种被束缚的感觉让众人格外难受。
  聂唯全都看在眼里,一点也不意外,平时大家过的多散漫啊,而部队里连吃饭洗漱都有规矩,突然陷入这些条条框框当中,不难受才怪呢。
  包括聂唯自己,他也觉得不舒服,但是聂唯的自制力无疑是超出在场这些人很多的,虽然不习惯,但聂唯却能迅速摆正自己的位置。
  这一路上,大家还看到了有部队在集体做俯卧撑,甚至还有一些军人在举圆木,那些圆木的直径看着都赶上人的腰那么粗了,可是几位军人举起来却丝毫不费力气的样子。
  马冬、尉迟等人也是觉得腿肚子打颤,心想着自己等人一会儿也不是要去举那个大木头柱吧。
  想象中可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教官把大家带到了大楼内,来到了一间活动时,看到里面的摆设,所有人表情都透着古怪。
  “拿着表格,过去体检。”教官手上一直拿着一个文件夹,起初大家还怀疑是什么,现在才知道,是他们的体检表。
  检查项目倒是不复杂,身高、体重、还有就是过往病史,一旁并在一起的几张大桌子上摆了一堆拖鞋、脸盆和军装之类的东西,聂唯觉得应该就是为他们准备的日常生活用品。
  只是让聂唯没想到的是这么几项简单的检查,却还是有人很抗拒。
  其中以马冬和欧小弟最为激烈。
  “我不用量了,我一米七二,七十公斤。”欧小弟对着工作人员说道。
  “请您站好。”工作人员铁面无私的说道。
  欧小弟无奈的站上机器,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身高一米六七,体重八十二公斤。”
  “怎么可能,我一米七二,你这个机器肯定有问题。”欧小弟一听才一米六七,顿时炸毛了,而后又想到了自己的体重,更是不敢置信的说道:“我怎么可能有一百六十斤,不可能,总之你机器坏了,我敢肯定是你机器坏了。”
  “是么?我每天都要量体脂的,让我来试试。”聂唯笑着脱下鞋,赤脚站上机器。
  几秒钟后,结果出来了。
  “身高一米八八,体重八十公斤。”工作人员报告道。
  聂唯笑着穿好鞋,然后拍了拍一旁一脸羡慕的欧弟,说道:“机器没问题,接受现实吧。”
  看着欧小弟因为聂唯一副备受打击的样子,就连工作人员都忍不住想要笑,一副憋得很努力的样子。
  很快,大家的体检就都完成了。
  “真的是,你们这群人也太虚荣了,弄虚作假不可耻么?”
  尉迟拿着报告,对着几个人开玩笑的讽刺道:“程坤,资料上写你是一米七六,可为什么刚才机器量你才一米七二?”
  “还有马冬,你不是说你瘦到一百八十斤了么?可是机器显示,你体重是九十八公斤,你算算,这和一百八差多少?”
  “还有你欧弟,你还偷笑呢,你最严重了,你说你一米七二,结果测量结果是一米六七,差了足足五公分,这就算了,体重你也瞒报,明明都八十二公斤了,还谎称自己七十斤,二十多斤的差距你也敢报,你当观众都瞎么?”
  “至于你,聂唯……咳咳,你很诚实,GOODBOY!”
  对于尉迟这种面对聂唯突然变怂的样子,大家顿时给予一阵嘘声。
  “安静,不要吵闹。”教官不忘提醒大家,不过这话倒是远没有一开始那么有威慑力了,谁让教官也在努力憋着笑呢。
  “教官,忍不住的话就笑吧。”尉迟忽然来了这么一句话,大家一愣,教官也一愣,随即还真是忍不住笑了。
  气氛似乎一下子轻松了不少,没有一开始进新兵营时那种被束缚的感觉了。
  不过这一切只是假象,等到众人领好了日常用品后,又一位教官走了出来,也是他们这一次三天两夜军训的班长。
  这位班长一出场就是黑着一张脸,大家原本嘻嘻哈哈,可看到这位班长后,也渐渐心虚的安静了下来。
  “向左向右看齐!”新兵班长大吼一声,所有人愣神了一霎后,连忙练成一排站好。。
  “向前看!”新兵班长迎着大家的视线,自我介绍道:“我是你们的新兵班长,我叫王小武,新兵连期间,将由我和大家共同生活、训练,在部队,生活训练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向我请教,我也会毫无保留的教给大家……尉迟,你笑什么笑!”
  就在众人认真听的时候,这位新兵班长忽然大吼了一声,吓得不少人都打了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