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阁 > 电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590章 心胸开阔林振东,夏洛反思顿悟

第00590章 心胸开阔林振东,夏洛反思顿悟

老天在上,林振东虽然讨厌夏洛,但是他又不是有狂躁症,况且上一次打夏洛是什么时候林振东都忘记了,毕竟谁没事会记得这个?
  
  更何况林振东又不是记仇的人。
  
  对于林振东来说,他来《夏洛特烦恼》到底来干啥来的都快忘记了。
  
  拯救马冬梅?
  
  可是高中毕业到现在10年还是11年来着,林振东连马冬梅的消息都没有见过。
  
  问题对于林振东来说马冬梅没有被人叫到小树林里,然后他没有把人打成重伤,那么马冬梅顺利的考上大学,这个应该就算拯救了。
  
  有一说一。
  
  你总不能说拯救一个女人,你就要去改变人家的一切,甚至去睡人家吧,那样的话你哪不叫拯救,你那叫泡妞。
  
  说到这里,就得提一下《乘风破浪》的小副本了,林振东拯救了六一,让六一如今家庭美满,同时林振东觉得自己做的不地道,他把小花睡了,这个林振东认为有违自己的初衷。
  
  可这就像是历练,下次引以为戒就是了。
  
  至于其它几部中林振东或多或少的也是要么主动为之,要么顺势而为。
  
  按理来说,副本该结束了。
  
  可是狗系统不发话,你还真没招。
  
  不管咋说,再次见到夏洛,林振东还是挺亲切的。
  
  七年前的冲图也罢,十年前的冲突也罢。
  
  多大点事啊?
  
  想到这里,林振东朝着夏洛说道:“你说咱们上一次见面还是月分,在这个西虹市大酒店楼下,这一晃都7年过去了,咱们又相见了,你说我为什么要抽你?”
  
  老实讲,林振东也确实挺无语的。
  
  他又不是耳光爱好者,又不抖S,况且,林振东就是真的抖S爱好者,那也是和美女啊,他和一丑逼较什么劲啊??
  
  做人总得讲道理不是?
  
  如果夏洛真的太惹人厌,那么林振东肯定一个大嘴巴就抽过去了。
  
  可是这刚刚见面,林振东怎么可能上来就去抽夏洛,况且还是在校庆的晚宴上。
  
  林振东向来喜欢做的是以理服人,他并不喜欢暴力。
  
  至于其它人则一个个的被震住了。
  
  “这位同学,你竟然捐了1000万???”
  
  “1000万?敢问这位同学叫什么名字??”
  
  “是啊,为何我们没有听过有人捐1000万的?”
  
  “不对啊,同学,你是哪一届的?叫什么名字??”
  
  ……
  
  这一桌带上袁华一共是10个人,其它几个人都是各个行业的企业高管,他们这次校庆倒也出力不少,不过和那包间中的企业家还是比不得的,所以坐在这里倒也无妨,可突然听得林振东说捐款1000万还真的有点震惊的。
  
  就连袁华同样如此。
  
  他可没听说林振东捐了1000万啊。
  
  夏洛觉得自己有点丢脸,他好像是被林振东给抽出心理阴影了,竟然把刚刚那翻话脱口而出了,一时之间显得有点怂。
  
  不过听得身边人的议论,夏洛同样冷笑起来:“东子啊,我知道你可能是想要一点面子,但是你能不能吹也吹的像点样,捐1000万?你开什么玩笑?说假话也要适可而止的好不好??”
  
  这翻话让其它众人也恍然。
  
  哦。
  
  吹牛逼的啊。
  
  休说其它人了,就连袁华都是这么想的,MMP,林振东又不是首富,捐一千万开啥玩笑??
  
  林振东听得夏洛的话认真的点了点头:“确实,我错了,我不装了,其实我是捐了2000万。”
  
  夏洛:“???”
  
  袁华:“???”
  
  这下,其它人也都笑了起来了。
  
  “哈哈,这位同学你可真幽默。”
  
  坐在林振东对面的叫陆江,是西虹市银行北区银行的行长,这一次他来参加校庆一方面是为了母校,可更多的是想过来认识一下各个企业家,同时看看能否获得一些业绩。
  
  毕竟身为行业,基本工资是死的,他们也是要靠绩效工资的。
  
  再说了,这金融危机刚过,各支行今年的存款任务还是挺重的,陆江是真的想来校庆看看,拉一下存款,同时看看有哪些知名的大企业家,然后以校友的身份好谈事了。
  
  从营销做起的陆江并不会做那等嘲讽人的勾当,在他看来每一个人都不能轻易得罪,毕竟鬼知道这个人有没有大客户的亲戚呢?
  
  可是夏洛就没有那么顾忌了。
  
  他听张扬说过按摩美容院确实扩张很快,可是就是盈利再狠,夏洛也不相信张素贞会为了林振东这个小白脸拿出来2000万来装逼,怎么可能呢?
  
  “林振东,我知道你因为见到我成为西虹市中学的知名校友,而且还被作为代表讲话你心中不平,这也正常。”
  
  夏洛突然有些好笑,面前的林振东竟然为了装逼吹这么大谎,他何必跟林振东一般见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站的越高,看的越远,然后心胸就越不一样。
  
  回想这7年的时间夏洛觉得自己竟然想要打脸林振东这么一个小丑,他就觉得不值得。
  
  现在的夏洛同样理解了当初韩信忍受胯下之辱之后为什么后来功成名就的时候能够原谅那个当初挑衅自己的了,因为双方不管是地位还是格局完全不一样了。
  
  “恩,我好羡慕啊,我好嫉妒啊,我好后悔啊。”
  
  林振东朝着夏洛笑呵呵的说道:“我说夏洛啊,这都七年了,你也快奔三了,你能不能长进一点啊??”
  
  “哈哈。”
  
  夏洛哈哈大笑了起来:“是不是恼羞成怒了??唉,林振东啊,这一次相见,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此时夏洛心中大定,林振东确实是虚张声势,因为以他对林振东的理解,这货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呢?
  
  他如果真的捐了2000万,那么在自己这么嘲讽他的时候他早就应该抽脸打自己了。
  
  结果却是这么一副软怂怂的。
  
  其它人同样附和的笑了起来。
  
  倒是袁华低声道:“东哥,你真的捐了2000万??”
  
  “是的,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林振东微微摇头:“当然,不是以我的名义捐的,是以东娱地产的名义捐的。”
  
  “这样啊。”
  
  袁华恍然,然后这才知道为什么西虹市中学会让东娱地产的副总周渠发表讲话,原来东娱地产竟然捐了2000万来打造西虹市中学。
  
  毕竟东娱地产目前并不仅仅是西虹市的龙头企业,甚至在全国都是独树一帜,去年在金融海啸的时候各大房企资金断裂的时候,只有东娱地产非但丝毫没有任何的影响不说,陆鸣更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东娱地产身为企业应该有责任感,他们不会裁员,不仅仅不会裁员,甚至还保障了员工福利,在诸多灾害面前更是捐了不少钱。
  
  金融危机过后,东娱地产更是迎来了疯狂的扩张与发展。
  
  甚至其它房企都是有些不解。
  
  这他妈的东娱地产是不是有个聚宝盆呢?
  
  怎么钱仿佛花不完似的。
  
  夏洛懒得再嘲讽林振东了,或者说在夏洛说起了自己的成就之后他就成为了这一桌的焦点人物。
  
  “小陆,不就是存款那点事嘛,放心,我给你弄一千万先凑凑数。”
  
  夏洛朝着陆江淡淡的说道:“放心,有洛哥呢。”
  
  “谢谢洛哥,这杯酒我先干了。”
  
  陆江一听夏洛的话连忙敬夏洛了一杯酒。
  
  “小意思。”
  
  夏洛微微摆手,有些矜持的说道:“你如果能再等一段,到时候我说不定能给你弄5000万,其实钱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数字,我要太多的钱也没有什么用,我的梦想就是喝最烈的酒,睡最野的女人……”
  
  “洛哥牛逼。”
  
  其它人纷纷推崇道。
  
  “这尼玛我有点听不下去了。”
  
  袁华是很想反驳的,可是他现在的资产还真的比不上夏洛,况且夏洛的资产是在帝都的,所以夏洛是真的不在意袁华的身份的,所以袁华转头朝着林振东不解道:“东哥,这你都能忍?”
  
  “袁华,等你见的多了你就明白了。”
  
  林振东浑不在意的笑道:“做人啊要心胸开阔一些。”
  
  袁华敬了林振东一杯道:“东哥,受教了。”
  
  从学生时代,袁华就佩服林振东,而且袁华觉得林振东这么多年了真的是改变了很多,想想7年前的时候林振东遇到夏洛装逼还狠狠抽他脸呢,结果现在却不动如风。
  
  真的是格局决定眼界啊。
  
  袁华甚至觉得夏洛此时的这表现就仿佛小丑一样,如果夏洛知道林振东的身份不知道会不会是什么表情?
  
  嗨。
  
  想到这里,袁华突然有一点恶趣味,他觉得如果夏洛知道林振东的身份会是什么表情??
  
  一杯一杯的喝,喝着喝着夏洛就有一点醉了。
  
  “袁华,你现在是不是看我特来气??”
  
  夏洛望着袁华笑呵呵的问道。
  
  袁华摇头说道:“夏洛,你误会了,我是替你感觉到高兴,你能成功,我真的很替你高兴。”
  
  “装,继续装??”
  
  夏洛望着袁华突然说道:“袁华,你知道我最烦你的是哪一点吗?就是你浑身透着一股虚伪劲,哪怕你看不起谁,哪怕你讨厌谁,你还都能对谁笑眯眯的聊天,有时候我也在想你这天赋是不是跟你爸学的?对了,你爸进去没??”
  
  “夏洛,过分了啊。”
  
  袁华觉得夏洛说自己他跟他一般见识,可是夏洛竟然说自己的父亲,这让他不能忍。
  
  “生气了,生气了,生气了就对了,这才是你袁华嘛,对了,你还记得七年前我对你说过什么话吗??”
  
  夏洛却浑不在意的说道:“我对你说过,秋雅一定会给你戴绿帽子的,你就说我说的对不对?你就说我说的对不对吧。”
  
  “夏洛,你大爷。”
  
  袁华这时猛得一拍桌子就要反脸。
  
  “今天是校庆晚宴,大家都别生气,别生气。”
  
  陆江这时急忙说道:“那边桌上还有记者呢,这要是闹出去咱们都丢脸。”
  
  “夏洛,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但是你嘴臭这毛病如果不改改,你早晚得挨抽。”
  
  袁华坐了下来望着夏洛语带怒意的说道。
  
  “呵呵,谁敢抽我??”
  
  夏洛有些膨胀的笑了起来,此时他感觉真爽,可惜秋雅不在这里,否则他觉得更爽。
  
  人生圆满了啊。
  
  “小陆,你不用拉我,放心,我没喝醉,我和这位袁公子是同学,袁公子你肯定认识吧,还有旁边的你刚刚可能不熟悉,他叫林振东,是我们曾经学校的风云人物,然后靠着当小白脸起家的……”
  
  夏洛一边重新坐了下来,然后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当初你可是不知道他有多狂啊,但是现在呢?我都不知道他哪来的资格坐在这一桌上,算了,咱们毕竟是同学,我也不过多的嘲讽你了,今天是校庆晚宴,确实不应该大吵大闹的。”
  
  这一桌,夏洛在装逼,在包间的两桌中,主角则是韩亚楠以及东娱地产的副总周渠。
  
  周渠在业内同样赫赫有名,今年40岁的周渠本来是帝都某房产的副总裁,后来是陆鸣花费了大价钱把周渠给挖了过来,用陆鸣的话来说,我懂设计,但管理我暂时并不擅长,而这些恰恰周渠是相当擅长的。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韩亚楠和周渠并没有安排在同一桌。
  
  两人是分开的。
  
  周渠在主桌,他这一桌就连肖申、李文泽两个艺人都没有,坐着的都是企业家。
  
  比如西虹市中学的杰出校友宁云、李鹤、胡沙等人。
  
  “东娱地产在去年金融海啸中的决断确实让人意外,但是周总,以东娱地产现在的扩张还有先行之势,我认为你们的资金链恐怕快要断裂了吧。”
  
  宁云朝着周渠说道:“或者说,你们集团难道就一点不在乎自己的资金链吗?”
  
  “宁老师这有点明知故问了。”
  
  周渠笑呵呵的说道:“大家都知道接下来房地产肯定会迎来发展高峰,兴海、如峰、大亨等多家房企在去年的金融危机中形成重组,甚至吞并了不少小房企,他们的布局重点是在三四线城市,如今据我所知三四线城市的小房企大部分已经被吞并了,你说这些房企难道就不担心吗?”
  
  “哈哈,周总说的对,我最烦的就是老宁这一点。”
  
  李鹤哈哈笑了起来:“这家伙总是踹着明白装糊涂,而且阴人可以说阴的那叫一个狠。”
  
  宁云是西虹市的知名经济学家大拿,甚至执教过不少商学院,不过这货并不是啥好鸟,基本上一直秉承着有奶便是娘,站过不少的投资公司最终都是以破产而告终,坑粉丝是一把好手。
  
  这幸好微.博时代还没有来临,否则宁云割韭菜得割到手软。
  
  但有一说一,宁云是有两把刷子的,各大经济论坛基本上都会邀请他参加,这一次西虹市中学的校庆宁云是作为知名校友受邀参加,不过他的想法是纯属来打酱油,可没有想到周渠竟然也会来,这让宁云有点意外,自然想要拉近一下关系。
  
  毕竟现在的东娱地产是宁云惟一一个看不透的集团,他最近也在分析这家集团的走向,而他惊讶的发展从1998年到现在,这家成立才仅仅10年的集团成为地产大亨是每一步都踩在正确的点上。
  
  这可不是运气使然,只能说是实力。
  
  “我听人说东娱地产背后有一个掌舵人,每一次集团的重大的决策时都由这掌舵人来一言定下……”
  
  宁云终于说出了自己最关心的。
  
  不止宁云,李鹤、胡沙等人也来了兴趣,可是周渠却摇头笑了起来:“我不是不想告诉你们,事实是我也不知道,我同样不知道这个传言是怎么起来的,我来到东娱地产是因为陆总的诚意邀请……”
  
  对于周渠这手太极大家并不意外,如果周渠直接告诉大家我们公司背后有掌舵人,而且掌舵人是谁大家才意外呢。
  
  可是宁云等人并不知道的是周渠本人确实真的不知道。
  
  他曾经和陆鸣聊过,但陆鸣却并没有说。
  
  不管怎么说,周渠只是想找一施展抱负之地,既然东娱地产适合他,那么他不管这背后掌舵人是谁,只要对集团有利就行。
  
  大家都知道,出来应酬酒桌上自然不可能没有女性,对于周渠来讲,他并不喜欢娱乐圈的女星,因此他才并不想和韩亚楠同桌,况且他们这一桌并不缺少女生。
  
  宁云带着的是自己的小老婆,李鹤和胡沙带的都是自己的秘书,老话咋说来着,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这话虽然是YY的,可是有时候秘书出来陪领导喝酒那是必须的。
  
  至于周渠旁边同样带着一位秘书,和其它的妖艳贱货并不一样,这位秘书显然有点抵触饭局应酬,可是她明白自己没有选择的权利。
  
  曾经那个无法无天甚至谁都不给面子的小飞龙最终还是被职场给磨平了。
  
  她想起实习期的那一天,在领导让她们喝酒的时候,有一个实习生选择了拒绝,哪怕这个实习生全面占优可最终还是被讨厌了。
  
  阮莞,你说的对。
  
  我们最终真的活成了自己所讨厌的人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