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阁 > 永恒点滴之青云路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家庭”聚会

第三百五十五章 “家庭”聚会


  丹妮见成文想要听陈家星船之事,面现痛苦,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
  成文觉得不好意思,也不想让她为难,正要安慰她几句话,不听也罢。但丹妮对他摇摇头:
  “你如果要回去,就一定绕不过这道坎,最好知道一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方才好理解陈家高层的意思,再做决定该如何取舍,也好去交涉。”
  成文颔首,顿时严肃起来。丹妮停顿了一下,调整了一会情绪,方才继续道:
  “当时陈家与其它势力一样,决定派修士队伍去地球碰碰运气。同时也是想借此锻炼一下修士人员,而且沿途也可以探索一些修炼资源。
  这本是一举数得之事。但是一开始这个过程就不顺利,不仅是坎坷,而且差一点还造成陈家内部的分裂,就此衰败下去。
  对于去与不去,在刚开始时就有分歧,经过多回合的讨论与争吵,最后我们族长一脉的意见占了上风,那就是家族最终决定还是要派修士队伍去地球进行这趟探索之旅。
  如此一来就必须先买下一艘星空探索飞船,作为长途旅行的交通工具。但是一艘稍微好一点的星船价格极其昂贵,要买下它,以陈家近万年来的积累也是捉衿见肘,恐怕也要伤筋动骨了。
  所以以七爷一脉为首的反对派是坚决反对地球之行,认为代价太大,得不偿失。这就是双方争论的焦点。
  买星船,不仅仅是去地球之用,以后去外星空探索也是要的。所以最后老祖们也是经过仔细多番的讨论才决定下来,同意了族长的意见。
  就买一艘星船,先去一趟地球。
  陈家为了买下这艘星船确实花费了极大的代价,现金不够,变卖了一些海外资产,再向云雾商盟作一些借贷才定做了这么一艘星船,至今还在还贷。
  陈家的经济各方面也因此压力大增,修士修炼的资源也很紧张,也就是后遗症太大了。
  所以他们一帮反对者也是一刻没有停止过就此事攻击族长,以及用此事来说话,拉帮结派,给族长治理陈家平添诸多阻力。
  陈家内部的不团结,争斗不休,这件事情就像一根导火线,而彻底地引爆了。从此争斗就开始公开化了,云雾星上,其它大势力对此也都是知之甚详。”
  成文听罢丹妮的叙述,也是长叹一声,陈家的不和睦他可是深有感受,原来主要症结来源于此啊!不过这种大势力,大家族的内部勾心斗角之事也是常有的。
  在地球上成文可是了解不少。从小的来说,无论城乡,稍微大一点的家庭、家族,主要为了利益得失兄弟阋墙,甚至父子反目成仇的例子比比皆是。
  成文甚至还是亲眼目睹,感同身受。
  大到豪门恩怨,骨肉相残,成书则部部经典。自古帝王家无亲情,将此演绎到极致,最残酷了!
  最典型的就有,三国时期曹植被其兄曹丕所逼作的《七步诗》的故事。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首诗就是帝王家兄弟阋墙,你死我活争斗的真实写照,名传千古。
  千百年来,后人读来仍然感到心寒、厌恶、怜悯和痛惜。
  成文痛定思痛,对于陈家内部之事他虽然不好直接插手,但是间接地帮忙还是可以的。对于三伯之事就是一个范例,也是一个警告,让他们清醒清醒。
  自己当时已经是手下留情了,要是外人或是在其它的地方,结果可能就不会如此简单了,不只是封印一下就了事的。所以成文立即安慰丹妮:
  “不过如此而已,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就绝不能退缩!
  这本是一步好棋,只要咬咬牙关,困难就可以克服,难熬的时光过去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家族势力的崛起何尝不是如此?
  只不过七爷他们目光短浅,或是为了一己私利与一帮鼠目寸光之辈联合起来势力太大了点,让族长大人为难,想要推动发展陈家大业的措施就显得举步维艰,阻碍了家族的发展壮大。
  这种人在哪里都有,自私自利,贪恋权力,腐朽堕落,人渣而已,不值得生气!
  唯有将他们彻底打压,或是干脆扫地出门,才能够发展壮大陈家。
  看来我原先倒是对他们出手轻了,应该彻底将他们打残、打怕,让他们失去争权夺利的信心才好。”
  丹妮欣慰地看着成文,温柔地道:
  “成文,事情可能有一些转机,也许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糕。”
  成文讶然,不免奇怪地看看丹妮:
  “这话怎么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丹妮朝成文点点头:
  “陈博老祖在这里与我简单地聊了几句,他希望我帮助你好好地治理菲格岛,将来与陈家遥相呼应,互相帮助,共同发展壮大。
  同时七爷一脉应该是对你彻底地低头了,这次陈家运来的一些资源,有很多应该是他们的私物。
  而且陈家代表中,有几位是他们这次特意安排进来的人,在临走之前还特意找上陈浩,带他们去见了蓝星一面。
  说了一些好话、恭维话,是彻底地服软了。然后将身上的储物戒指都留给了蓝星,说是事先没有准备好,不成敬意。
  而陈博老祖也是略微晦涩地点了一句,他们现在是全力协作族长发展陈家,意思是曾经的一些阻力没有了。
  他们也没有再与族长作对的行为,陈家发展变化很快,将来大有可为!”
  成文想了一下,问丹妮道:
  “那你的意思呢?”
  “什么意思啊!?”丹妮倒是有一点糊涂了。
  “嗯,我是说三伯的事情。”成文觉得自己没有说清楚吧,点醒丹妮一句。
  “我没有什么,你自己决定就行了。”丹妮想也没有想就答道。
  “那好,以后再说吧。”
  成文叹息一声,自己还是要卷入陈家的家务事中,谁叫自己的身份不一样嘞!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最后两人商量决定,还是成文再亲自跑一趟陈家,与老祖们商量一下借星船的事情。
  至于陈浩,丹妮认为暂时还是让他在这里锻炼一段时间再说,反正他回去也没有什么大事。在这里锻炼、修炼比在陈家一直被人看管着强多了。
  而且现在这里安全也不成问题,大可放心让他自己自由历练,经历一些风雨与多些阅历,这是人生的积累,是任何人也教不了的,也代替不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外面立即传来陈浩大喊大叫的声音:
  “姐夫,姐夫,你总算空闲了下来啊!”
  陈浩一阵风般地闯了进来,蓝星在后不远跟着。让成文与丹妮二人哑然,小子又在发什么疯?风风火火地就没有安静过。
  “什么事情这么急?”成文问道。
  “嗯,姐夫,还不是因为你的超强实力征服了众人,所以我、我嘛……”
  陈浩结结巴巴地,此时才意识到自己有点鲁莽了,也许是一下兴奋过头了。成文看了一眼随后跟进的蓝星,蓝星无奈地一笑。
  “坐下来说吧。”
  “是,姐夫。
  其实、其实我只是想请教一些修炼上的问题。”也不知是真是假,陈浩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这次就连丹妮都感到奇怪了,这个弟弟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积极了?作为修士,三句话不离本行,陈浩恐怕是第一次,太难得了!
  陈浩一看,顿时急了,“我是真的想……”
  “好了。
  修练之事嘛,贵在持之以恒,不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首先要静下心来,不要花心,一时兴起就练练,兴趣过去了,就万事大吉!”
  被成文三言两语一教训,陈浩顿时就愁眉苦脸了。
  “至于修炼之法,简单点讲,唯有二字牢记住,也要努力去践行才行。”
  成文接下来的话,丹妮与蓝星二人都是洗耳恭听;陈浩则立即正襟危坐,成文实力如此高超,他的方法必定不错,陈浩以为找到了修炼的捷径,自然兴趣高昂起来。
  成文见此,不禁摇摇头,也是无奈至极。无论是学习还是修炼,必定要当回事,哪有那么多捷径可走的?!
  不过也是难得有此“家庭”聚会的机会,成文就耐心地讲讲。
  “就像读书一样,无非是学与思二字。
  学习的条件不用讲了,你远比一般人要幸运得多。
  家族有藏书楼,还有那么多长辈请教。不要辜负了这么大好的条件。
  还是那句话,贵在坚持,学习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慢慢地摸索出自己的方法。一旦有了兴趣,就会喜欢上它,也就越有劲。
  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你会慢慢地感受到其中的乐趣。
  学习是一个过程,是经验知识的积累。
  还要学会思考,就是要弄懂它,明白其中的道与理。
  特别修为高深了,更是要勤思,多感受,多体会法则、法术。
  知道了并不等于就掌握了,还得多思考,再去实践,变为自己所有。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好好地想想吧,你最缺少的是什么?那么就去纠正它,克服它,相信一定会有进步的!”
  三人都是静心思考成文之话,变得静悄悄地。
  一会儿,蓝星与丹妮先后清醒过来,陈浩最后也是抬头开口道:
  “姐夫,我知道了。
  只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
  这有什么好办法吗?”
  “先试着培养这方面的兴趣吧!
  实在不行就要学会强迫自己,你已经不小了,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什么该做,什么必须去作,什么是你人生的最大目标,就要努力去争取,不要人再教的。”
  陈浩点头,接着沉默了。成文突然问蓝星道:
  “天缘会的人安排好了?”
  “是的。他们可能会在星汉盟这里住一段时间。”蓝星苦笑道。
  “哦?!
  何剑大人找你谈过了?”
  他们放弃陈家,辗转来到这里住下,成文倒也是不太意外,慢慢地就会习惯了他们的存在。
  “我们简单地聊了几句,他没有再提收徒之事。
  不过,他似乎也没有完全放弃。只是不好再提罢了。”
  “嗯,可以理解,他是不好意思再提。
  你现在的身份地位摆在那,这个定位就让他很为难。
  如果收你为徒,就是收星汉盟盟主为徒,那么剑宗就是凌驾于星汉盟之上,他也不敢这么作了。
  而且通过这次你的表现,他也不觉得他们宗门会有什么好东西拿得出手来教你,这恐怕才是他最为难办的事情。
  这事以后再说吧。不过要记住,这份人情可是欠下了,将来有机会去一趟剑宗,亲自感谢他们!”
  蓝星颔首。看到欲言又止的丹妮,成文道:
  “蓝星目前是肯定去不了,将来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
  他还年轻,等等看,不急!”。
  无论丹妮还是陈浩都是为蓝星有点惋惜,这可是失去了结交一个超级大势力宗门的好机会啊!而且有一个强大的靠山,宗门长辈的指引,蓝星在修炼一途会少走很多的弯路。
  以蓝星的资质,修炼将会有多快?真是不敢想象。但为了一个星汉盟,这样作值得吗?似乎有点得不偿失,有点轻率了!将来蓝星是否会为此而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