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阁 > 掌家小萌媳 > 第213章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第213章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宋玉兰的二嫂,那也就是宋乐山的媳妇了。
  
      郭玉柱这脸色顿时黑了一黑:“又是宋乐山媳妇,从前你大姐在家里头,那还不是随便拿了宋家的东西回来,宋家的人也没说过什么,无外乎就是背后念叨几句而已,自从这宋乐山娶了媳妇进门,你大姐倒是地位大不如从前。”
  
      “这宋家恨不得把这宋乐山媳妇给供起来,千依百顺的,连宋玉兰都天天黏在她跟前,这个谢氏,当真是有手段的很。”
  
      “爹,那咋整?”看着郭玉柱恨得牙根痒痒的模样,郭满谷小心问道:“爹是不是有主意了?”
  
      “咋整,还能咋整?”
  
      郭玉柱打了个哈欠:“明儿个你乖乖跟着我去宋家道歉去,只是,若是看到那谢氏的话……”
  
      郭玉柱又咬了咬牙。
  
      “把她打一顿?”郭满谷目中透着精光。
  
      “你是不是傻!”郭玉柱伸手又给了郭满谷一下:“这谢氏这么厉害,又有手段,你又斗不过人家,把人家打一顿,那你不是去找死么?回头宋家还不得扒你一层皮?”
  
      “那爹这模样跟吃人似的,我还以为要打人家一顿呢,那爹要做什么?”郭满谷伸手去揉被打的痛处。
  
      郭玉柱下手极狠,脑壳上已是鼓了一个大包,疼的他龇牙咧嘴的。
  
      “当然是看到她了多说些好话,巴结巴结了。”郭玉柱没好气道。
  
      “啊?”郭满谷惊得下巴险些要掉下来了:“可她坏了我的好事,我还去巴结她,那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郭玉柱白了郭满谷一眼:“你懂个啥?这既是斗不过人家,那就乖乖的夹着尾巴做人,老老实实的巴结人家,兴许还能落个好,人家高兴了,随便给你一根腿毛,都够你花上许久了,跟她对着干,那就啥都落不着,还要伸着脸过去让她打,那图个啥?”
  
      “这样,能行么……”郭满谷很是质疑。
  
      再怎么说,他也是得罪过谢依楠的,对方哪里就能轻易的拿他当了自己人。
  
      “这伸手不打笑脸人,咱们笑脸相迎的,难道她还能把咱们打出去不成,你放心就好了。”
  
      “咋的,你爹的话你还不信?你爹活这么大岁数了,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过得桥比你走的路都多,我说的话你还不信?我说能就是能,等到明天了,你看我眼色行事。”
  
      “一定要记得,笑,一定要满脸都是笑,千万不能让人觉得咱们不耐烦,听着没有!”
  
      “哦……”
  
      这边,宋成有与宋乐顺、郭氏三个人往回走。
  
      郭氏一路上,心里都难受的紧。
  
      又怕路上碰着个熟人问东问西的,于面子上不好看,也不敢表露出来,只偷偷的抹眼泪。
  
      “莫要再哭了,这回的事也解决了,估摸着你爹往后也不敢了。”宋乐顺偷偷捏了捏郭氏的手,安慰道:“往后你也不必再担心受气了。”
  
      “我爹那个样子,从小到大的,我受的气还少么?”郭氏语中满是苦涩:“就是我爹这个样子,我这心里头着实不舒服的很。”
  
      是要不舒服的,自己爹做出这种事,而且完全不顾自己闺女的颜面和处境,只想着自己和儿子,是谁心里头都不舒坦。
  
      “有了这回的事,估摸着爹也能收敛许多,往后也不会再怎样了。”
  
      摊上这样的爹,那也是无法,总不能把这样的爹扔出去,只能是自己想开一些,看开一点。
  
      宋乐顺也只能劝郭氏想开一些:“索性你也出嫁,红芸也快出阁了,满谷也长大了,家里头的事也能多寻些由头不必理会,你也能少上一些的烦心。”
  
      “再说了,凡事还有我……嗯,还有爹娘呢,你不必过于担心害怕。”
  
      宋乐顺虽老成了一些,有时候耳根子也软,在爹娘跟前也有些过于孝顺,不及宋乐山对媳妇那般的事事都维护,但宋乐顺却也是对她极为疼爱,比着村中其他人的丈夫,不知道好上了多少倍。
  
      而且,宋乐顺却也算是言听计从了,尤其是对于她对待娘家的事,也是听之任之,不曾阻止过分毫,甚至还时常为她想了办法。
  
      尤其此时,还贴心安慰,让郭氏心中是暖意融融,只含泪点了点头。
  
      “好了,别哭了,若是路上被人瞧见,肯定又要问上一番,这事虽说是来寻个说法,但也好歹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传出去了对玉兰名声也是无益。”
  
      宋乐顺拿袖子替郭氏擦了擦泪痕。
  
      “嗯。”郭氏脸颊一红,别过脸去,用袖子胡乱的擦了一擦,又揉了揉脸颊和眼眶,确保没有任何的异样,才低着头跟着宋乐顺往回走。
  
      翌日上午,郭玉柱带着郭满谷,按照宋成有所说的,登门道歉。
  
      来的时候,手里还拎了块猪肉。
  
      这倒是让宋成有和曹氏给惊到了。
  
      郭玉柱最是小气自私的,平日里总是撺掇着郭氏往郭家鼓捣东西,就连郭满谷过年的时候来拜年,素来都是空着手来的,连半块糕点都不曾带来过。
  
      今天,竟是带了一块猪肉来,当真是破天荒头一回了。
  
      “今天这太阳,莫不是从西边出来了。”曹氏撇撇嘴。
  
      “日头也还是从东边出来的,郭家这个阵势,估摸着是诚心认错。”宋成有说道,这神色倒是和缓了许多。
  
      伸手不打笑脸人,亘古不变。
  
      郭氏见状,撇撇嘴:“诚心不诚心的,不能看有没有带肉来,还是得看会不会说话。”
  
      要是光带肉,趾高气昂的,不诚心认错,那可不行。
  
      夫妻俩在这里嘀咕着,那边郭玉柱却是笑呵呵的拱手作揖:“亲家,今个儿来,就是诚心来认错了,上回的事,的确是满谷的不对……”
  
      “满谷你过来。”郭玉柱一把把满谷给拉了过来:“赶紧给你伯伯,伯娘赔个不是。”
  
      这一把拽只把郭满谷带了个踉跄,直接就跪地上了,还险些摔了个狗啃泥,让郭满谷是龇牙咧嘴的,频翻白眼。
  
      尤其你这事原本也不是他的主意,只让他心中委屈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