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阁 > 逍遥游者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找到离文竹

第一百二十二章 找到离文竹


  韩清摇了摇头说道:“布哥哥说话才不讨厌,是讨厌的人听着讨厌。”
  听着李布和韩清的对话,少年直接上手就是一巴掌,李布都不需要雷脑,便是轻松抬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少年的身材较瘦,李布握着他的手腕,几乎都能够拇指盖住中指的指甲盖。
  “你给我放开!”少年挣扎了半天没有挣脱开,于是厉声喊道。
  李布的表情倒是显得很平静,他怎么会被一个小少年唬到?
  于是李布开口说道:“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打我?你我本无仇的,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巴掌很可能会给自己结下梁子?”
  少年冷笑道:“笑话,你以为你是谁呀?我会怕结梁子?跟我有梁子的,现在都怕我。”
  看着少年的高傲模样,李布倒是有种想要好好教育一下他的冲动。
  其实之前小胖子进药铺叫李布出去的时候,他便玩心大起,为的是先让他们傲一会儿,然后自己在进行打击。
  就像是小说中的爽文那样,李布的玩心就是这个想法,他想要亲自体验一下爽文之前演戏装弱,然后再打击对方的感受。
  因为看小说爽文的时候,李布总觉得阅读到对方瞧不起主角这个阶段,心中会很不舒服。
  然后抱着气愤压抑的心理,继续读到反击反转这般爽点的时候,才会觉得舒服。
  这便是之前读小说时李布的感受,不过当他现在身临其境后,李布感觉其实非也。
  假装弱小也很好玩,这取决于是不是你自己来做。
  因为本就比对方强,你直接打击不会有任何作用,你需要的是心理上的教育,这样才会让他们记住一点,那就是凡事低调最好。
  这是之前李布还在药铺里想的,现在和少年交谈过后,李布感觉自己突然生出了直接口头教育的冲动。
  李布开口说道:“你刚才说什么?跟你结梁子的都怕你?呵呵!”
  一句呵呵,蕴含着丰富的色彩,听的少年浑身不舒服:“怎么了?有问题吗?这个村子里谁不知道我段小利的厉害?”
  李布皱着眉头,手掌微微用力,疼的段小利龇牙咧嘴。
  “你多大了?才十七八岁吧?经历过残酷的事情吗?小孩子过家家呢?还都怕你?那是不和你这孩子一般见识。”李布不屑地说道。
  左一个孩子右一个孩子,李布这话说的段小利心中一阵阵不舒服。
  “你多大呀?你多大?二十来岁,你经历过吗?你跟我在这说这些?”
  段小利十分不服气的倔强道:“告诉你,我虽然年龄小,但是我什么都懂,我就是这里的大王,你是外乡来的,不懂我可以理解你。”
  李布听着段小利的言语,顿时笑了:“就你?大王?”
  段小利皱着眉头,似乎因为李布的语气,已经气愤的快炸了:“怎么了?”
  李布叹了口气,随后抓着段小利的手腕来回晃了晃道:“来来来,正好这么的多人都在场,你们好好看看,这家伙瘦的像柴火似得,还大王!”
  段小利甩不开李布,只能被迫被其拽来拽去,很是羞耻。
  李布继续开口:“现在感觉怎么样?觉得丢人吗?你肯定觉得丢人,我也有过你这个年龄,清楚这个年龄的少年心思。”
  段小利上脚去踹,结果李布巧妙一绊,段小利则是转了个圈躺下了,若不是胳膊还在李布手掌里,他就彻底躺在地上了。
  李布继续开口说道:“来来,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可以当老大?你这骨瘦如柴的,能打过谁?你就老大?”
  段小利站了起来喊道:“胖子,帮我一把!”
  小胖子听到后,这才上前,李布一脚又将他踹了回去,接着笑道:“果然是孩子,眼力见儿都没有,点一句动一下,之前你怎么不来帮你大哥呀?你们是塑料感情吧?”
  李布一句话,说的少年感觉这话似乎没毛病,于是看向胖子。
  小胖子也愣住了,这么说确实对。
  李布叹了口气,放开少年道:“还没成年呢!小孩子过家家,算了吧!你们慢慢玩吧!我还要继续找人。”
  本打算来一次尝试爽文套路,结果李布发现对方只是两个幼稚游戏者,所以便也放弃了那个想法。
  正欲离开,少年喊道:“站住,弄完我想跑?”
  李布看了看自己的周身:“我跑了吗?我才刚踏出去一步!”
  少年看着李布,对着身后的胖子给了个手势。
  李布雷脑运转,随后开口说道:“怎么?叫兄弟呀?”
  少年嘴角抽搐,李布耸耸肩膀道:“我跟你说,不要总想着打来打去的,多学点学识,成为国家栋梁不好吗?”
  “你这样每天如此,有什么意思?你很开心吗?”
  李布这般说着,他以为少年会为之感动,没成想段小利一句话,李布差点喷了。
  段小利:“胖子,快去,他怕了!”
  李布瞬间就无语了。
  “你们玩吧!我去隔壁看看。”李布说完这一句后,便和韩清朝着王贫医家走去。
  段小利没有阻拦,因为他怕再被李布给抓住腕子,那样的话简直是太疼了。
  踏入王贫医家,首先看到的,便是浑身上下缠着医布的离文竹,还有他身旁的杨幺。
  杨幺看到李布后问道:“怎么样?闻羽狐在那边吗?”
  李布耸耸肩膀摊开手道:“没见到,不在这里吗?”
  离文竹开口说道:“李布,你还好吗?”
  “早没事了,我和杨幺碰上了贵人相助,所以好得快些,闻羽狐呢?”李布解释完自己的伤势后,开口问离文竹。
  离文竹摇了摇头,杨幺这时开口说道:“刚才离文竹和我说了,从昨天开始就没有见到闻羽狐,不知道去了哪里。”
  李布开始担心:“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离文竹道:“应该不会,我之前迷迷糊糊间,好像隐约看到他不知从哪里走了。”
  李布根据离文竹的解释,开始思考:“没有来医家药铺,那他会去哪里呢?”
  杨幺道:“是不是问路寻我们去了?”
  李布果断否决道:“不会,他是最先掉下去的,根本不知道我们之后的状况。”
  “不过既然没事的话,倒也放心了,先等离文竹把伤势养的差不多了,我们刚好可以趁这个时间找他。”
  听着李布的言语,杨幺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靠近离文竹,李布开口问道:“你的伤势大概需要多久可以康复?”
  离文竹开口回答:“五六天吧!不过不算太重,可以行走,陪你们一同寻找,找到了就可以直接出行了。”
  李布点了点头:“如此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