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阁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七十四章 假如你有了三千万

第三卷 第七十四章 假如你有了三千万


  景萧然把合同按照林萱桐老师的意见,重新整理了一番,然后把修改好的合同发给了哈默。
  辉瑞公司的效率很快,当天晚上便将合同的相关事宜处理完毕。
  虽然专利买断经历了“何楷儒”这个小插曲,但是后续签约的事宜一切顺利。
  第二天,景萧然没有去上课。
  一大早,他就带着自己的“新型口服抗凝药”的专利转让书和哈默在一个酒店碰面。
  和哈默交换了有关合同的意见,很快便达成了一致的共识。
  “景先生,合作愉快!”
  哈默代表辉瑞公司,“刷刷”两笔在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景萧然同样笑了笑,在两份相同的合同上签下名字。
  “哈默先生,合作愉快!”
  哈默笑道:“景先生,首付的买断金我们会马上打到你的账户。至于剩下的买断金会按照我们的约定,以后再付给您。”
  “好的。”
  “期待我们下次见面。”
  哈默签约完后,带着专利授权书便匆匆飞回了美国。
  正式与辉瑞公司完成签约,这标志着景萧然将自己重生后研发的第一个药品专利权卖掉。
  收益是一千万美金和一个私人实验室,辉瑞首付的是五百万美金。
  按照2011年12月的汇率,1美元大约可以兑换6.34665华夏币,也就是说景萧然的资产多出了三千多万华夏币。
  假如有一天,你的账户中突然多出了三千万,你会去干什么?
  去一线城市买几套房子?
  去投资实业?
  去炒股票?
  买基金?
  抑或是辞掉工作环游世界?
  对于景萧然来说,几个月以前的他还在为潇潇四十万的手术费愁眉苦脸,而如今却手持着一张三千万的银行卡。
  这多少让景萧然感觉有些虚幻,像场梦境一般,但是看着桌上的那一纸合同,又让他知道这是真实发生的事儿。
  收到这笔巨款后,景萧然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自家欠大妈陈艳芳家的四十万手术费还清。
  他找到之前存储的陈艳芳的银行账户,直接往里面转了四十万。
  果然不到一分钟后,陈艳芳就打来了电话。
  “萧然,刚才是你转的钱?四十万?”
  “嗯。”
  陈艳芳刚收到这条汇款短信的时候都惊呆了。
  她不是因为这四十万而惊讶,对于她来说,这么少的钱不值一提。
  关键是这汇款人的名字!
  景萧然?看见这个名字,陈艳芳愣了半晌。
  潇潇的手术才过几个月的时间,景萧然他哪里来的四十万?
  如果是四万还可以理解,可是现在是四十万的汇款金额摆在自己面前,这就不得不让陈艳芳产生了怀疑。
  做什么事情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赚够四十万?
  想到这儿,陈艳芳心头一紧。
  “萧然,你老实告诉我,这笔钱你是从哪儿来的?”
  景萧然知道陈艳芳要询问这笔钱的来历,他早就准备好了说辞。
  “大妈,您知道国际上有一家很有名的医药公司辉瑞吗?”
  陈艳芳点了点头道:“这个我当然知道,我们部分连锁超市有卖的是药品,经常跟一些医药公司的代理商打交道,辉瑞可是国际一流的医药公司。”
  “不过这和你那四十万有什么关系吗?”
  “是这样的。”景萧然耐心的扯谎道,“我在学校发了篇论文,其中涉及到一些比较创新的药物提纯方法,没想到很走运的被辉瑞公司看中了,他们买断了我的专利。”
  景萧然将真实的情况稍作修饰,毕竟研发了一种新药,这种事情说出去太过于惊世骇俗,不太容易被人接受了。
  所以景萧然将研发药物说成发现了一种新的药物提纯方法,这样可信度要提升不少。
  “提纯药物的专利这么值钱?”陈艳芳疑惑道。
  景萧然:“大妈,您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将专利转让书拍给您看,我这里还有和辉瑞签订的合同。”
  “算了,不用了。”陈艳芳道,听景萧然这么一说,她已经相信了大半儿。
  “既然这样,钱我就收下了。”
  搞定了陈艳芳,景萧然紧接着便给父母打了电话。
  这件事一定要告诉父母,慢慢向他们渗透。
  这样既可以名正言顺的给钱他们,也不至于被怀疑钱的来源。
  否则如果父母仍旧在家干着苦活累活儿,那景萧然赚的这三千万就没了任何意义。
  接通电话,同样是刚才的说辞,同样的不敢置信。
  景父景母对于医药方面是一窍不通,所以特别害怕景萧然在学校被人诓骗了。
  而且听说最近有个大学生卖肾买手机……
  “爸,你可以去问问大妈,她知道这件事儿。”景萧然无奈道,“而且卖肾能有四十万吗?不对……我怎么可能干出那种事啊!”
  再和爸妈说下去,他们就要怀疑自己去裸贷了。
  过凭咱这性别,有能力去裸贷吗?
  “爸,当初潇潇的手术那么着急的时候,我都没做傻事儿,更何况现在呢?”
  景父景母半信半疑地挂了电话,第一时间便去找陈艳芳求证。
  景萧然知道这事儿的确是很难让众人接受,不过目前只能循序渐进,让他们慢慢消化并且接受。
  随后,景萧然给刘小美转了一笔钱。
  这是景萧然当初答应她,借给她母亲治疗肿瘤的。
  刘小妹并没有询问景萧然这笔钱的来历,只是简单的回复了一条短信。
  “萧然,谢谢你。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还你的!”
  感受到字里行间笃定的语气,景萧然突然又想起了那个在酒吧前哭泣的少女。
  很多时候大家追名逐利,企盼金钱和地位,也许只是为了让自己或者家人不受到社会的倾轧罢了。
  至于金缈,他现在处于创业初期,正是急需资金的时候。
  但是景萧然并没有很突兀地转钱给金缈,他的情况与刘小妹救命的钱不同,需要大家坐下来好好地商议。
  俗话说,亲兄弟明算帐。
  他并不是一个无条件供应资金的冤大头,如果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转钱给金缈,那以后日子久了,两人之间必定会生出闲隙。
  景萧然准备之后约好时间,和金缈仔细商讨一番。
  ……
  花了几笔钱,解决了身边几个急需用钱的事儿。
  但是连账户的零头都没用掉。
  直到景萧然去樊城的几个高档小区看了房回来……
  人真的不能膨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