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阁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七十五章 国自然基金

第三卷 第七十五章 国自然基金


  原以为2011年樊城的房价应该还不算太高,不像十年后的动辄2-3万/平。
  但是当景萧然揣着价值千万的银行卡,去樊城市比较知名的小区踩点。
  看到房价的那一刻,景萧然怀疑自己看走眼了。
  如今整个樊城全市商品房的平均交易价格已经高达8000/平,这还只是平均交易价格,被很多郊区的房价拉低了。
  那些靠近樊城市中心的房子普遍已经超过10000/平。
  景萧然看中了地理环境还不错的小区,算得上是比较高档的一类。房价在2万5左右/平,面积大约250-300平米。
  也就是说仅仅这一套空壳房子,不包括装修就得花掉将近700万华夏币。
  原以为自己手中的三千万还挺多的,可是现在觉得一不留心可能就要被花光了。
  为什么景萧然要在樊城买房子?
  因为他内心早就有了计划,想把私人实验室的地址选在樊城光谷,所以得提前在樊城买套房子,先安定下来。
  其实把实验室的选址定在樊城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无论是京都、魔都,还是江浙,其对科研的重视程度都要比在樊城好太多。
  但是景萧然目前身在樊城,要是再考虑其他的城市,恐怕有些耽误时间。
  更何况这里是他的家乡,之后还能将父母接过来住。潇潇明年也就能上小学了,在樊城上学肯定要比在小县城中好得多。
  ……
  宁安医学院,校长办公室。
  何楷儒坐在沙发上,他的身前站着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国字脸,两鬓有些许斑白,眉眼间带着几分犀利的神色。他手中拿着一本英文杂志,在办公室里不知来回踱步了多久。
  突然,中年男人开口道。
  “楷儒,我就离开了樊城几天,去京都开了一场的学术研讨会,你怎么就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中年男人将期刊放在何楷儒的桌前,指着封面道,“你看看吧,这期《DRUGDISCOVERYTODAY》的封面文章是什么?”
  何楷儒接过杂志,疑惑地翻开这本英文杂志,杂志封面有一行英文标题——theDevelopmentofneworalanticoagulants。
  “这,这么快的吗?”何楷儒面色铁青。
  为什么那小子的文章这么快就见刊了?还是封面文章!
  记得他上次发表在《DRUGDISCOVERYTODAY》的文章,排期刊足足等了有一年之久。
  “你也是搞药学的,别人不清楚,难道你不明白吗?一旦新型口服药能研制出,那绝对是近些年科学领域的重大突破之一。”中年男人叹了口,不知从哪儿又拿出几篇英文报道,“不少人国外医药学界的专家们都对这篇文章进行了高度评价,甚至有人直言新型口服抗凝药将会改变抗凝药物的用药生态。”
  何楷儒低着头,默不作声。
  “我今天刚下飞机,就接到了一个在国外医药圈朋友的电话。”
  “他问我发表这篇论文的景萧然是什么时候来我们学校任职的,想请他去美国做几场关于neworalanticoagulants的演讲。”
  中年男人沉声道。
  “校长,我是真不知道景萧然竟然不是我们实验室的组员,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啊!他居然提前跟辉瑞公司联系好了。”
  何楷儒重重地将英文杂志合上,然后顺手抛在了一旁。
  “在没有弄清楚事情之前,你就这么着急的想联系辉瑞?”中年男人冷哼一声,“还想绕过景萧然跟他们签约?你以为那些医药公司的代理都是傻子吗?而且这次来的人是哈默吧,他可是辉瑞欧美区的总负责人,老狐狸一样的人物。”
  “校长,我这也是为了实验室好啊!万一我们能和辉瑞签约,获得他们的支持,我们实验室在年底评选省级重点实验室绝对是大有希望的!”
  何楷儒忿然地说道。
  中年男人深深地叹了口气,拍了拍何楷儒的肩膀,“既然你说到了省级实验室的评选,那我跟你聊聊这个。”
  “你这次国自然项目的评选结果可是真正关乎我们实验室能否评上省级重点实验室的关键。”
  “我记得你的国自然项目快要结题了吧,你发表论文数达到要求了吗?能顺利结题吗?”
  国自然,全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是华夏支持基础研究的主渠道之一。
  它面向全国,重点资助具有良好研究条件、研究实力的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中的研究人员。
  在很多省级教学的三甲医院中,有这么一条硬性规定:
  主治医生想要晋升为副主任医生,就必须中标一次国自然基金。
  所以在大医院,很多医生两鬓斑白了,却还只是一个主治医生;甚至有的科室只有一个主任医师,其他的全部都是主治医师以及住院医师。
  当然在小医院没有这种情况,年资到了自然晋升职称。
  所以对于国自然基金,华夏的学者是趋之若鹜。
  但是国自然不仅申请极难,而且对结题也有要求,并不是说申请之后就万事大吉了。
  国自然基金项目一般为期3年,要求发表相关论文达到预期数值才能结题。如果不能顺利结题,不仅会影响研究人员下次评选各种科研项目,甚至会影响整个实验室所获的资助基金。
  “校长,这次国自然要求是发表4篇SCI,我完成了5篇SCI还有1篇国内核心,应该算是超额完成了。”何楷儒回应道。
  中年男人闻言仍旧皱着眉头,道:“楷儒,你这次基金项目事关重大,我希望你千万不要出现上次那样的纰漏和错误。”
  何楷儒点了点头,便又一声不吭。
  “行了,关于景萧然的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中年男人道,“该给他的奖励一分不能少,剩下的事儿你就不要管了。好好待在实验室,准备这次国自然的结题吧。”
  “校长,那我走了。”
  “走吧。”
  何楷儒说完便离开了校长办公室。
  中年男人看着何楷儒的离去的背影,心中直摇头,“真是可惜了,景萧然这么好的一个苗子。”
  “如果不是出了这件事,或许他可以继续留在实验室……”
  ……
  宁安医学院的校长想岔了,其实就算没有发生这件事,景萧然还是会离开实验室。
  在体制内工作,掣肘太多了,远不如在私人实验室干的舒心,更何况还是在自己的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