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阁 > 人到中年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别逼我,不然我杀了他!

第二百四十八章 别逼我,不然我杀了他!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一拳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向雄哥,本以为能一拳命中,并且可以取得上风。
  可惜到了下一秒,我难以置信地看向雄哥,只见他脑袋一歪,便躲避开去,随后冷笑的一掌推在我的胸口!
  “什么?”我受到一股巨力,身体不由自主的一个仰翻,重重地摔在地上。
  短暂的寂静后,引来的是一片哄笑。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这小子有多大能耐呢!”
  “雄哥你别手下留情呀,推他干嘛呢?哈哈哈哈!”
  “一推就倒,这也敢逞英雄!”
  连续的大笑声下,我吃惊地看向雄哥。
  体型相差太大了,雄哥一米九,两百斤出头,而我一米八三,才一百四十多斤,这简直是轻量级和重量级的战斗,我怎么可能赢?
  “小子,你是小丑吗?”雄哥冷声开口。
  “陈哥,别打了!”沈佳宜和叶思思焦急至极,至于岳总也是苦涩地看向我。
  刚刚一拳没有击中雄哥,相反雄哥推了我一下,我就摔了个大跟头,如果刚才是雄哥的一拳呢?
  “阿雄,一分钟内,让他爬不起来!”疤老大终于发话。
  听到疤老大的话,雄哥脸色一冷,他大步流星地对着我冲过来,双手想要抓住我!
  倒在地上,我看着雄哥过来,脸色大变。
  “陈哥!”
  这是叶思思的叫声,她的声音让我不免一个鲤鱼打挺,幼年我爸教我的套路顷刻乍现,那时候我爸每天早上五点半让我起床,教我军姿、教我鲤鱼打挺,教我军体拳...
  “啊!”我大喝一声,一个驴打滚,直接躲避开去。
  这一下子,雄哥扑空,他翻身对着我一脚踢来,直挂我的面门!
  千钧一发之际,我往后一退,抓起一张酒桌,对着雄哥挥舞出去!
  “滚!”雄哥再次飞起一脚,直接踢中酒桌!
  嘭!
  受到一股重力,酒桌反砸在我的身上,我往后一倒,身体一个踉跄!
  “打死他!”有人大喊。
  “好胆!”雄哥狞笑一声,他双拳对着我的门面连续挥出!
  “什么?”我双臂护头!
  砰砰砰!
  双臂承受雄哥的拳头,我发现雄哥的拳头就好像是雨点般的对着我砸来,让我不免连续后退!
  “你小子就只知道躲和挡吗?”雄哥冷笑,对着我的小腹一记正踹!
  嘭!
  小腹受到重力,我往后一翻,砸在一张酒桌,接着再摔在地上。
  “跟我打?”雄哥迎面过来,俯身对着我的脑袋挥出一拳!
  “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放过陈哥行吗,别打了!”
  沈佳宜和叶思思的尖叫声此起彼伏,我倒在地上,手掌一下子摸到一个酒瓶,随后一把抓住酒瓶,对着雄哥奋力挥出!
  哐当!
  “啊!”雄哥惨叫一声,我一酒瓶砸在了雄哥的脑袋上,并且一个起身,和雄哥保持一定的距离,半只酒瓶还被我握在手中,只是瓶底早就稀巴烂。
  “阿雄,你搞什么?”疤老大愤怒至极。
  一抹脑袋上鲜血,雄哥怒火中烧,他一下拿起一张酒桌,对着我狂冲过来!
  心下一沉,我一扫侧方的疤老大,对着疤老大冲了过去。
  “嗯?”疤老大一愣。
  “老大小心!”寸发青年发现异常,他一个高高跃起,右腿一个发力,一招扫荡腿直挂我的脑袋!
  风在呼啸,心在咆哮!
  我双眼之中这一腿无限放大,只见我一个猫腰,这寸发青年的一腿擦着我的发梢过去,而且我火速一个小跑,一把抓住疤老大的头发,半个酒瓶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混账东西!”雄哥咆哮,至于寸发青年更是扬起匕首!
  “别动,不然我杀了他!”我大吼,酒瓶在疤老大脖颈抵出鲜血。
  “住手!”疤老大厉喝。
  场面在失控边缘,疤老大的话让雄哥和寸发青年停下动作,至于其余混混也连续叫嚣。
  “放开我们老大!”
  “你忒娘的快点放手!”
  “小子,你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连续的威胁声下,我脸庞抽搐,而疤老大更是耸了耸肩,他露出得意的微笑:“小子,你可真行,还知道擒贼先擒王,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放了我的人!”我沉声开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疤老大听到我的话,他哈哈大笑起来。
  “小子,我限你十秒放开我们老大!”寸发青年冷声开口,随后转身:“把那两个大叫的娘们手指给我切了!”
  “好的飞哥!”有混混答应一声,拿出一把尖刀,对着叶思思和沈佳宜。
  “陈、陈哥!”
  “不、不要、不要!”
  沈佳宜和叶思思惊恐至极,至于岳总,却是跪瘫在了地上,他就好像傻了一般。
  “10、9、8、7...”寸发青年开始读秒。
  “不、不要!”
  叶思思和沈佳宜被架了起来,她们的手掌被两个混混掰直,一把尖刀更是高高举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疤老大哈哈大笑。
  “不要,不要动她们,和她们无关!”我忙不迭地开口。
  “放开我,然后跪下!”疤老大低沉地对我说道。
  “你说什么?”我惊疑不定地问道。
  “老子叫你马上放开我,然后我跪在我面前,你忒娘的没听清楚吗?”疤老大讥讽道。
  架着疤老大,我看向寸发青年和雄哥,看着这些一脸耻笑的混混。
  这帮家伙刀口舔血,拥有我们这边四个人质,什么干不出来。
  “3、2!”寸发青年看向我,继续读秒。
  “陈哥!”
  “不要!”
  双眼血红,当寸发青年读秒到‘1’的时候,我咬牙,酒瓶对着疤老大的大腿猛地一扎,接着酒瓶再顶在了疤老大的脖子上。
  “啊!啊!”疤老大撕心裂肺的大叫,大腿鲜血一片。
  “别逼我,不然我杀了他!”我大声咆哮,脸色铁青,酒瓶怒顶疤老大脖子,鲜血开始缓缓溢出。
  “不、不要,别冲动,别冲动!”疤老大满头大汗,他浑身颤抖,焦急万分。
  “你看我敢不敢,马上放人!”我怒拽疤老大的头发,一脚踢在他的小腿上,他一下跪在了地面。
  “放、放人!”疤老大大气都不敢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