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阁 > 都市超凡高手降临 > 第十六章 秦若白很委屈

第十六章 秦若白很委屈

冷酷少女捂着腹部,嘴角溢出一点血红斑点,显然秦若白这一掌让她受了内伤。
  
  轻敌了,少女暗道糟糕,自己今夜怕是没有得手的机会了,秦若白表现出来的身手完全在自己之上,她有些为自己今晚的冒然进攻感到后悔。
  
  而秦若白并没有打算放过她,一击得手立刻乘胜追击,一副趁你病要你命的架势,单手握拳凌厉轰出,直直砸想冷酷少女的喉咙处。
  
  对方毕竟是杀手,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感情的职业,自己但凡有半点心软,只怕会招来万劫不复。
  
  杀招!少女强忍着腹部的巨疼,身子后倒顺着地面一个侧滚躲开秦若白的一击,然后一个托马斯全旋起身半蹲在地上,弹身而出,与秦若白打起来。
  
  正儿八经的国术高手对招可不是电影电视剧里的花架子表演可以比拟的,那每一招都是带着撕裂的划空声,暗含的力道可想而知,只怕普通人挨上一下不死也残。
  
  随着两人对招的次数越来越多,冷酷少女白皙的前额蒙上了一层细汗,显然有些招架不住了,连局势也渐渐处于下风。她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秦若白使用的太极和自己所见过的太极不是一路,平时自己所见的太极都是以柔克刚,以借力打力为主,打起来圆滑难缠。而秦若白所使出来的太极而要诡异很多,也刚硬很多,就连平时太极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温柔生命气息也被替换成了一股肃穆的杀气,所用的每一招几乎都是杀招,每一下都直取自己的喉咙,太阳穴,百会穴等一下死穴,倘若自己一不小心被秦若白拍上一下,只怕会当场毙命。
  
  不行,必须想办法脱身,否则这样下去,自己今天这跟头这怕要栽了。
  
  正在冷酷少女想办法脱身的时候,她终于发现秦若白把两人的战场慢慢引离叶清心,眼中皎洁一闪,挥手一掷,三菱军刺脱手而出,直取叶清心面门。
  
  温星宇和秦若白同时一惊,没想到这杀手竟是如此心狠手辣,叶清心纵然再是冰山,也被面前的一幕吓得脸色煞白。
  
  “找死!”秦若白怒吼一声,飞身朝叶清心冲去,他必须拦下这该死的三菱军刺。
  
  “叮!”
  
  只见秦若白从袖口弹出一根长约15公分左右的黑针,整体造型中间粗两头尖,呈菱形,不过粗的地方并不是在正中间,而是偏往里端,看不出是什么材质,上面布满了奇怪的纹路,散发着丝丝寒气。
  
  黑针从秦若白的手中弹射而出,竟直接洞穿了那把又精铁千锤百炼打造而成的三菱军刺,发出一声钢铁碰撞的响声,三菱军刺被黑针直接顶在了叶清心身边的水泥柱子上,黑针入柱三分,把三菱军刺挂在柱子上摇摇欲坠。
  
  “伏羲九针??”
  
  冷酷少女嘴里划过一丝冷笑,约上天台边缘的栅栏,转身对着秦若白说道“我对你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说完也不等秦若白回话,背向高楼大厦快速倒下,直接从48层的高楼跳了下去,看得秦若白心惊肉跳,这可是48楼啊,自己都不敢这样跳,不过转念一想,她敢跳就说明她做好了准备,毕竟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而自己现在没有时间去管这些,他必须先去查看叶清心,确保叶清心是安全的。
  
  “你没事吧?”秦若白快步来到叶清心面前,一把抓住叶清心的手。
  
  “你是谁?”还未等叶清心说话,在一旁的温星宇忍不住出手喝道。
  
  “我是谁关你屁事?”秦若白懒得理温星宇,拉着叶清心就要离开。
  
  “别以为会点国术我就怕你。”温星宇看着秦若白拉着叶清心的手,心里愤怒极了,终于没有再保持那副绅士模样,脸色铁青,斩钉截铁的说道。
  
  “哦?你还知道国术?”秦若白有些意外,不过他的脸色一冷,直接一掌对着温星宇轰出,嘴里还喊道“那你来试试啊!”
  
  温星宇被秦若白突如其来的一掌吓了一跳,迅速后跳,但是手里还是一爪扫出,直接划破了秦若白的保安服,可惜距离终究是差了点,并没有伤到秦若白。
  
  “鹰爪功!”秦若白盯着温星宇的爪式冷哼道。
  
  这么多年来,他还是头次见识到正宗的鹰爪功。没想到今天一下就见识了两门真功夫,奔雷拳和鹰爪功,而且是出自两个毫不相干又都会国术的人,倒是让他对国内藏龙卧虎的环境有了几分敬畏。
  
  温星宇看到叶清心被别的男人拉着小手,也同样不爽,厉声道:“有点见识又怎样,放开她。”
  
  说话间,直接扑了过来,一爪扣向秦若白的脑门。
  
  “不知死活的东西!”秦若白一声冷哼,飞脚踢了出去。
  
  温星宇起先还没放眼里,待到这一脚掀起的劲风扑面,大吃一惊,双爪一合,格挡住这一脚。谁知不但没有挡住,整个人竟然被踢得飞了起来,他一式‘飞鹰展翅’化力,整个人如飞起来了一般,张开双臂落在几米外连退几步。
  
  秦若白眼睛眯了起来,他在想是否直接宰了这个姓温的,反正留着也是个祸害。
  
  “够了。”就在秦若白推敲是否出手的时候,叶清心一声娇喝!
  
  她刚刚还没从那杀手投掷过来的三菱军刺带来的惊吓的反应过来,才任由秦若白拉着,现在回过神来,自然是不可能由秦若白这样拉着自己。
  
  “啪。”叶清心一巴掌甩在秦若白脸上,脸色一改平时的冰山模样,抑制不住的愤怒,对着秦若白吼道“注意你的身份,我也不是那种你能轻薄的女人!”
  
  温星宇一愣,突然脸色变得嬉戏了起来,仿佛是故意气秦若白一样,脱下自己的白色西装外套披在叶清心身上,嘴里温柔无限的说道“对不起,清心,让你受惊了。”
  
  说完,还轻轻地拍了拍叶清心的肩膀,手也顺势搭在叶清心的肩膀上,叶清心则是对此毫无察觉,一脸愤愤不平的看着秦若白。
  
  “好!好!”秦若白脸色浮现起一道五指红印,满眼通红的连说了两个好,心里不免有些委屈。
  
  “老子还不伺候了!”秦若白怒吼了一声,那样子就好像是被女朋友气到的普通青年。
  
  径直走到钉在水泥柱上的黑针面前,拔出黑针不言不语的走到天台入口,停下了脚本,最后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叶清心,最后给你一个忠告,你这是在与狼共舞,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天台!
  
  良久,叶清心才从秦若白离开时那冷漠的眼神中反应出来,用手挡下了温星宇放在自己肩膀的手,对着温星宇说道“谢谢温总了。”
  
  “不用谢”温星宇优雅的笑了下,说道“刚刚那位是?”
  
  “他是我公司保卫部的大队长,秦若白!”叶清心说道,心里却想着从明天开始应该就不是了。
  
  果然是他,温星宇嘴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对着叶清心说道“清心,今晚确实发生了一些意外,不过我们这样僵持对双方也没有好处,咱们各退一步如何?”
  
  说道工作上的事情,叶清心很快便恢复了一副冰山模样,说道“怎么个各退一步?”
  
  温星宇看着叶清心再次散发出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心里不禁感叹一声,这女人还真是翻脸无情。
  
  “让你答应我公司提出的要求,你肯定是不会答应的。那让你嫁给我,估计你也不愿意。”温星宇笑道“那不如这样吧,你跟我交往三个月,三个月以后我再次向你求婚,倘若你还不愿意,那便是温某无能,此事就此揭过,桥归桥,路归路,你意下如何?”
  
  “那就这样说定了,不过我不想再见到上次针对我父亲那样的事情发生,否则……我拼着盛宇集团元气大伤,哪怕是便宜别人,也要动用资本力量将你们四海集团及你背后的势力彻底铲除,你应该明白我们盛宇集团有这个实力。”叶清心斩钉截铁道。
  
  温星宇眸中闪过一丝冷光,随即哈哈大笑道:“好!一言为定!”其实他当成所做的目的便是恐吓叶为山和叶清心,然后为今晚的谈判做铺垫,虽然半路杀出了个秦若白,不过自己的目的也算的达到了。
  
  至于之前说的什么吐出从四海集团所得到的利润,还要盛宇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甚至是让叶清心嫁给自己都是扯淡,无非就是造出一副自己已经让步了的假象,因为那些假象他想都不用想也知道叶清心是不会同意的。
  
  而自己要求叶清心和自己交往三个月,自己也不敢保证自己是否能让叶清心三个月内心悦诚服的跟自己,但是这些都不重要,自己只需要把自己和叶清心交往的事情搞得人尽皆知便可,这样一来,哪怕三个月时间到了,自己用强的,也不怕带来什么负面影响,因为两人交往的势已经造出来了,只怕到时候连叶清心也束手无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