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阁 > 都市超凡高手降临 > 第二十一章 海底

第二十一章 海底

东海一家名叫SH饭店里的一个高贵套间里,秦若白和钟妃对立而坐,餐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美味,两人都没有说话,秦若白此时穿着笔挺的西装,还特意吹了个大背头,像一个真正的贵族一样,只是和正在胡吃海喝的动作相当不符合,而妖艳至极的钟妃则是带着一丝微笑的看着秦若白。
  
  “钟小姐,你说你的,我吃我的。没事的,我有在听。”秦若白喝了口香槟,把满嘴的食物哽了下去,又看了看自己这身打扮,这都是钟妃要求的,说是不打扮一下是没有办法到这里吃饭的,搞得秦若白好一阵嘀咕,这国内的大环境啊,就是破规矩多。
  
  钟妃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不受自己影响这样吃东西呢,自己之前所遇到的人,哪个不是文质彬彬的,吃点东西那都是细嚼慢咽的,像秦若白这样狼吞虎咽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不过钟妃心里倒是有些纳闷,因为平时谈事情的时候,没有人会像吃这些东西,都是以谈事情为主,这些食物就好像陪衬一样,是没有人会去吃的。
  
  秦若白看钟妃还是没有说话,嘴里的动作终于慢慢停了下来,说道“钟小姐别说什么单纯请我吃饭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有什么事情还是直说吧。”
  
  “看来秦先生还真是开门见山啊。”钟妃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不过还是真快调整好状态,说道“此次邀请秦先生共进晚餐确实是有些事情。”
  
  “说吧。”秦若白点了点头,他早就猜到了,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之所以赴宴就是想看看这妖艳女子到底能有什么事情找自己。
  
  钟妃点了点头,毫不掩饰地说道“我们天语集团已经觉得和盛宇集团联手了,这一次我们必将直接瓜分了四海集团。”
  
  “这些你和我说,我也不懂啊。”秦若白砸了砸嘴,说道“商业上的事情,我一窍不通的。”
  
  钟妃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不是这回事呢,我说这些的原因是因为在我决定和盛宇集团联手的同时,我就被盯上了。以前总说听说四海社在东海能怎么怎么样,我还不太相信,现在遭遇了,才发现确实有一种危机四伏的感觉。”
  
  “听说秦先生离开了盛宇集团?”钟妃突然话锋一转,眼睛迷离了起来。
  
  “和叶清心吵架了。”秦若白有些不以为然,在他眼里,四海社根本就上不了台面。
  
  “不知秦先生是否愿意栖身于天语集团,盛宇能给的价钱,我天语愿意多出三倍。”钟妃妩媚地笑了一下。
  
  秦若白看着妖艳的钟妃,眼神闪烁了一下,这才是她今晚的目的吧。但是她为什么要挖自己,自己和他不过一面之缘,后来就算在小区遇到,也只是点头之交而已,难道还是被他看出了些什么吗?
  
  “我想你误会了,我并非离开盛宇,只是休假了而已。”秦若白回拒道“而且,我也不是为了钱才去的盛宇集团,希望你能明白。”
  
  “那你莫不是为了叶清心这个女人?”钟妃神情变得更加妩媚了起来。
  
  “咳咳咳!”
  
  正在喝香槟的秦若白被钟妃这句彪悍的话差点没呛死,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才幽幽说道“差不多吧,美女当前,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
  
  “天语集团的总裁也不差啊。”钟妃眼里充满了勾引,“难道秦先生觉得我不如叶清心?”
  
  “不是。”秦若白一口反驳了,然后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你们两个完全不是一类型的,无法比较。”
  
  在女人面前,说她不如另一个女人,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嘛。
  
  “看来是我入不了秦先生的法眼了?”钟妃略带调戏的问道。
  
  “额”就在秦若白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时候,套间门响起的敲门声,秦若白顿时松了一口气,立刻说道“进来!”
  
  敲门的是一位服务生,笔直的站在门口,礼貌的说道:“先生,小姐。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饭店现在马上舞会就要开始了,你们要下去吗?”
  
  秦若白哪还理会什么哪里来的舞会,直接一口答应道:“去,当然去了。钟小姐,我们去凑凑热闹吧。”
  
  说完也不等钟妃拒绝,逃一般的率先出了套间,他是真的被钟妃的问题给搞怕了,早知如此,他打死也不会来。
  
  钟妃看着落荒而逃的秦若白,眼角弯起一个诱人的弧度,随后快步跟上秦若白。
  
  秦若白看了看四周热闹的人群,想必钟妃也不会在这种场合里再去问自己那些问题了。
  
  这时,餐厅里的乐队弹奏起美妙的舞曲,这时一对对善男信女纷纷拉着手涌入舞池,随着音乐的起伏开始翩翩起舞。
  
  “秦先生,不打算邀请我下去跳一曲?”钟妃眼神直勾勾看着秦若白。
  
  “当然,不然我们为什么离开套间呢。”秦若白本来想拒绝的,但是发现钟妃直勾勾看着自己,只好硬着头皮拉着钟妃往舞池里走去。
  
  裙边飞舞飘扬,钟妃有些诧异秦若白的舞蹈技巧,虽然自己也从没想过他不会跳舞,但是也确实没有想过会这么好。
  
  “秦若白,你明明是一个人上之人,为什么总要混在我们这些小平民里呢?难道就是为了游戏人间?”钟妃顺着舞步,把嘴贴近秦若白的耳根,勾魂摄魄的说道。
  
  秦若白被钟妃在耳边的气息搞得全身一酥,似乎连灵魂都颤抖了几下,不过还是小声回复道“对于你们这些董事长,总裁的,好像我才是平民吧。”
  
  “是吗?”钟妃用舌头勾了勾秦若白的耳根,说道“那你可是这世界上最牛的平民了。”
  
  秦若白这次没有说话,强忍着腹中的邪火,他觉得他再这样被钟妃挑逗,非是要走火入魔不可。
  
  “我弹首钢琴曲给你听听?”秦若白看了看餐厅乐队里的钢琴手,眼睛眨了眨,对着钟妃说道。
  
  “你还会弹琴?”钟妃倒是有些意外。
  
  秦若白也没有再说什么,刚好一曲舞曲结束,秦若白拍了拍钟妃的后背,然后径直走向餐厅乐队。
  
  钟妃看着秦若白和乐队的钢琴师有说有笑,顿时觉得有些晕眩,他该不会是真的要弹钢琴吧?
  
  果然不出所料,主持人已经拿着话筒喊道:“下面有请秦先生为我们演唱华语歌《海底》。”
  
  所以停止动作的舞者立马鼓起掌,都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秦若白。
  
  众人瞩目下,秦若白已经坐在了钢琴旁,调整了一下架子上的话筒,十指抚摸在黑白琴键上突然陷入了沉默。刚一酝酿这首曲子的情绪,他脑海里立马想起了那个长相像极了叶清心的女人,想起了当初两人在一起弹唱的日子。
  
  这是他有意为之,魅惑如妖的钟妃刚刚确实挑逗起了自己的邪火,这很容易让自己失去理智,他必须要想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而最快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这首歌,就是这个女人。
  
  咚…咚…咚……秦若白的眼神忽然变得悲伤无比,十指抚摸在琴键上弹跳,流畅沁人心扉的钢琴声缓缓响起,嘴唇对着话筒,他那深沉而温柔地唱响道:“散落的月光穿过了云,躲着人群铺成大海的鳞,海浪打湿白裙,试图推你回去,你喜欢海风咸咸的气息,踩着湿湿的沙砾,你说人们的骨灰应该撒进海里。。。。。。”
  
  只是秦若白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他深情弹唱的时候,楼上的套间内,有两个人正好被这忧伤的歌声吸引,纷纷探头望去。
  
  “我没看错吧,这好像是贵公司的保卫部大队长。”温星宇脸色不太好,对着叶清心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一身烟灰色晚礼服的叶清心显得高贵无比,不过此时她有些无语,没想到秦若白还会弹钢琴,而且换身装扮也变得人模狗样起来,弹奏着忧伤的曲子,那肝肠寸断般的眼神让她实在无法把眼前的这人和秦若白联系到一块,因为他此时的一举一动和以前简直没有一点相像的地方。也不能说全然没有,唯一相像的是,这色狼的所作所为依然离不开女人,而且这次是天语集团的总裁钟妃。
  
  钟妃看着那悲伤和忧郁交织的眼神,也是有些呆滞,无法想象这个人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隐藏在心中的悲伤通过眼神爆发出来后,竟是如此的荡人心弦。但是她能从曲子中听出,这曲子似乎是为一个深爱的女人而吹奏的。
  
  终于,秦若白十指弹奏出优美的旋律扫尾后,大厅内归于平静,他站了起来,对大家微微躬身致谢后,大家才从曲子的深情中解脱了出来,顿时响起狂烈的掌声和欢呼。
  
  秦若白则是面无表情地在掌声和欢呼中径直走出了大厅,没有再回头,他对这场晚宴已经失去了兴趣。
  
  钟妃看着独自离开的秦若白,想都没想就跟着秦若白的背影走了出去。
  
  温星宇则是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嘴角笑意一闪而过,只怕这两人都不知道,SH饭店正是四海社的产业吧,SH,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