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阁 > 都市超凡高手降临 > 第二十四章 秦若白VS赵奇斌

第二十四章 秦若白VS赵奇斌

钟妃的房子很大,秦若白的声音也很大,甚至还带着点回响。
  
  “让开!”赵奇斌的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就要推开钟妃往房间里冲。
  
  “赵奇斌,你想清楚,这是我的房子。”钟妃依旧挡在门口。
  
  一只手影迅疾如风,抓住了钟妃的手腕挥开,侧身闪了进去,大步闯入,锐利的鹰眼在客厅一扫,瞳孔瞬间缩了缩,只见一个穿着睡袍、翘个二郎腿、叼根烟的家伙正从浴室里一边擦头发一边走了出来。
  
  “你是谁?”赵奇斌看了眼沙发上脱下的衣服,又想想钟妃脸上的红晕和秦若白身上的浴袍,脑中瞬间闪过各种不堪入目的场面,顿时怒火中烧,竟然有人敢抢自己的女人?
  
  秦若白从沙发上的衣服口袋里掏出香烟给自己点上一支,不急不慢的回道“天大地大,你管我是谁?”
  
  此话一出,赵奇斌的目光骤冷。
  
  “秦若白,这位是泰公集团总裁赵奇斌,也是我的未婚夫。”钟妃赶紧介绍道,其实是想让秦若白知道眼前的人是谁,服服软讲两句好话,然后自己再出面帮着讲讲好话,把这事揭过去,没必要因为个误会惹上什么麻烦。
  
  “你还有未婚夫呀?”秦若白有些惊讶,不过也是理解了赵奇斌,试问这样的场面换了哪个男人看到都会误会,想想也没必要生气,摆手道:“赵总裁,别误会,我是钟妃的朋友,只是借她卫生间洗了个澡,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这就走,你们小两口慢慢聊。”
  
  说完秦若白勾上自己沙发上的衣服就准备往门口走去,大不了自己在门口等司机送衣服过来就是了。
  
  结果不解释还好,赵奇斌还能暂时保持住风度,一解释,顿时火冒三丈,在自己女人的房间里洗澡还有理了?这事要是传出去,让他赵奇斌的脸往哪放?
  
  手一伸,拦住了秦若白的去路,面沉似水道:“就这样走了?”
  
  秦若白顿时有点压不住火了,他也不是谁的面子都会给的人,上下审视赵奇斌道:“那你还想怎么样?想把我留下来陪钟妃过夜?这好像不太合适吧?”
  
  “猖狂!”赵奇斌暴怒,伸出的那只手,化掌为拳,带着劲风,直接捶向秦若白的胸口。
  
  完了,钟妃从听到秦若白的话,便知道今天的事情估计没办法善了。果然打起来了,赵奇斌师出名门,一身的功夫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挡的,一出手非死即伤,这要是在自己这里把秦若白弄死了,自己还真不好跟叶清心交代。
  
  然而让钟妃瞠目结舌的是,秦若白那夹着烟的两根手指一立,如出鞘的利剑,戳在了龙天君的手腕上,硬生生将那只拳头遏制得不能前进。
  
  她知道秦若白的身手不错,但是她始终没有觉得秦若白的身手还能胜过赵奇斌。
  
  赵奇斌也是一惊,这两指竟然震得自己手臂发麻,喝道“二指禅,怪不得敢这么嚣张。”
  
  “什么二指禅,从来没练过。”秦若白嗤了声道:“看在你是钟妃未婚夫的面子上,我劝你最好还是住手,再要胡来,绝不手下留存!”
  
  两指一顶,推开了赵奇斌的胳膊。他倒是没有说慌,自己从未练过什么二指禅。
  
  “再来!”赵奇斌忽然一声大喝,说道“你今天要是打赢了我,这事我就当没有发生过,以后你和钟妃的龌龊事我也不管了,大不了把这贱人让给你,若是打不赢我,就别想站着走出这扇门。”
  
  “赵奇斌,你骂谁贱人?”钟妃顿时大怒,瞪着媚眼咬牙切齿。
  
  “难道不是吗?我以为你只是天生媚骨,没想到你竟如此下贱,已有婚约还不知检点。”赵奇斌也是愤怒至极,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钟妃一时语塞,竟说不出话来。
  
  赵奇斌没有再理他,双腿一蹬,对着秦若白飞扑而来,拳出如山倒,对着秦若白的脑袋怒砸而去。
  
  几乎在同时,秦若白动旋身而起,也顾不上浴袍下的春光乍泄,一个鞭腿,气势如雷般击在赵奇斌腹部。
  
  ‘砰’的一声,秦若白瞬间倒飞了出去,啪啦啦,将房间里的电视和电视柜给砸了个稀巴烂。
  
  “看在钟妃的面子上,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敢胡搅蛮缠,我保证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秦若白轻身落地,斩钉截铁的说道。要不是因为是钟妃的未婚夫,自己早就下死手了。
  
  看着在一堆碎屑中爬起的赵奇斌,钟妃惊得捂住了嘴巴,难以置信的看向秦若白,她知道秦若白身手还行,可没想到这么厉害,仅一个照面就将赵奇斌给打趴下了。
  
  赵奇斌捂着腹部轻咳了一声,这反应速度确实让赵奇斌一惊,不过这力道虽然很痛,但完全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算不上有多大的威力。就这样的杀伤力,自己捱上一百腿也没关系。
  
  “身法不错,不过这力道怎么跟个娘们似的。”
  
  秦若白顿时不怒反笑,“来来来,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敢我在面前摆弄,今天就把你打残了,免得出去丢人。”
  
  “猖狂!”赵奇斌再次喝道,身形对着秦若白冲了过来,如砂锅大的拳头对着秦若白横冲直撞,秦若白稍稍侧身避过,一只拳头便在墙上‘轰’地砸出了一个洞来,力道凶猛,这是下杀手了。
  
  秦若白眼中闪过厉色,对自己动了杀心的人,他一般不会再留手,对敌人仁慈便是对自己残忍这个道理秦若白还是很清楚的。
  
  只见秦若白大手一挥,绕过赵奇斌轰砸而来的拳头,对着赵奇斌的下巴迅速出击。
  
  赵奇斌还来不及反应,便被秦若白一击上勾拳震得七荤八素,来不及反击,秦若白出拳的手臂突然反手一勾,把赵奇斌的身子勾到自己面前,跃起就是一记顶膝,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赵奇斌的脖子顶在墙上。
  
  赵奇斌大惊,他发现秦若白的力道完全超出自己的控制范围,这一记上勾拳和顶膝像是一颗千斤重的铅球砸中自己一般,而自己被掐住脖子顶在墙上,连反击的办法都没有。
  
  秦若白一手顶着赵奇斌,另一手反手一甩,袖口弹出黑色长针,对着赵奇斌的脑袋就要刺下去。
  
  赵奇斌看着秦若白的眼中杀机涌动,顿时慌了神,他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死亡离自己这么近,特别是秦若白的黑针飞速刺向自己的时候。
  
  “住手!”钟妃此时也顾不得其他了,连忙喊住秦若白,这要是让赵奇斌在自己这被人打死了,非搞得两大家族开战不可。
  
  “我已经饶过他两次了,莫非当真觉得我心善?”秦若白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
  
  “你不能杀他。”钟妃有些慌了,“你在这里杀了他,无疑也是置我于死地。”
  
  秦若白冷目一瞥,赵奇斌的死活自己倒是无所谓,可钟妃的这个面子不能不给,真要杀了钟妃的未婚夫,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秦若白回头看着满头冷汗的赵奇斌冷笑道:“今天算你命大,要是再有一次,谁求情也没有,定杀不饶!”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刹车声,想必是那司机买衣服回来了,手一松,便径直往门口走去。
  
  赵奇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被掐得通红的脸色开始恢复,没被打死,差点被掐死。
  
  钟妃看着死里逃生的赵奇斌有些无语,不过还是出言解释道“你真的是误会了,他是盛宇集团总经理叶清心的保镖,我最近在和叶清心合作就成了朋友,今晚一起吃饭他不知道身上搞到什么东西,来我这里冲个澡。”
  
  赵奇斌脸色阴沉,对这话也没说信,也没表示表示不信,头也不回地开门走了,留下‘砰’的一响关门声,显然还是不信的。
  
  就是四海集团的温星宇把秦若白和钟妃在一起吃饭的消息告诉赵奇斌,而后赵奇斌才会找到钟妃这里,看看钟妃是回家还是跟那男人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去了,他没有想到钟妃竟是如此大胆,直接带到家里来。
  
  本来两人是家族中安排的政治婚姻,而赵奇斌也一直不当一回事。只是后来,他才发现女大十八变,原本的小花骨朵竟然长开了,而且天生媚骨,诱惑至极。他这才开始对钟妃上心,反而是希望婚姻尽快到来。
  
  尽管钟妃还是很抵触自己,但是婚姻已定,他倒也是不担心钟妃敢悔婚,但是如果钟妃在婚前有什么不检点的,自己却也咽不下这口气。
  
  赵奇斌出门的时候,刚好看见秦若白从车上换好衣服下来,气得手拳头咯咯响,但是他却没有再准备和秦若白动手,他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手。
  
  “哼!”赵奇斌一声冷哼,坐上自己的红色法拉利跑车,连轰了好几下空油门,好像发泄一般才扬长而去。
  
  “不就是开张跑车嘛,拽什么拽!”秦若白哼了一声,嘀咕道“别让我看见你的跑车,不然我分分钟砸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