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阁 > 都市超凡高手降临 > 第四十章 瑶姬

第四十章 瑶姬

秦若白和叶清心到达苏杭的时间因为秦若白的缘故比原本预计的还要早上两个小时,两人直接用手机导航了当地最好的酒店开了间套房,套房是两室一厅的,这让秦若白有些不爽,不过想一下,要是一室一厅,那叶清心肯定要开两间房,还如不这两室一厅呢。
  
  回到房间之后,叶清心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秦若白则是无所谓的沙发一趟,开了几个小时的车,他也有些不舒服,躺在沙发上舒展一下。
  
  叶清心关上房间门之后,脸上瞬间泛起一片红晕,这是她第一次与其他男性一起开房,虽说是套房,但是她还是不争气的紧张了起来,虽然她也知道并不会发生什么。
  
  就这样一个舒服的躺在沙发上,一个紧张的坐在床上,直到舞会的时间快到了,秦若白才去敲了敲叶清心的门。
  
  说起来有些搞笑,坐人的沙发躺着,躺人的床却坐着,也算是奇葩了。
  
  听到敲门声的叶清心先是条件反射的紧张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是时间差不多了,也就起身和秦若白一起出了酒店。
  
  舞会举办在一家盛大的会所里,大楼前的广场上,一排排餐桌上摆满了各种水果和佳肴,侍应生托着托盘来回穿梭其间。酒香微拂中,一群衣着光鲜形形色色的男女们相互攀谈,人群中不乏一些跨国公司的本地负责人,甚至还有黑人,让这里充满了国际色彩。
  
  盛宇集团乃是全球百强集团,叶清心一登场就让一些人眼前一亮,这位漂亮的华裔女子就是盛宇集团的总经理,年少有为,更有甚者传出生女当如叶清心的说法。
  
  只是让人不解的叶清心从来不会参加类似于这样的舞会,因为其性子冷淡的原因,这样的场合一般都是她老子出席,不知道她此次为何会亲自前来。
  
  不过这点问题还不足以抵挡那些想攀附盛宇集团的人,不少人都端着手里的香槟过来跟叶清心敬酒,叶清心虽性子冷清,但是该有的礼貌也还是有的,一一回敬。
  
  秦若白则是很不讲义气的直接丢下了叶清心,走到一张桌子前,拿了两块面包啪啪拍扁了,往中间添了点肉酱,两块面包一合,朝桌子前怔怔看着自己的一对外国夫妇点了点头,边咬边逛,在搜寻着好吃的,典型的肉夹馍吃法。
  
  那对衣着光鲜的夫妇相视一笑,也学秦若白的样,啪啪拍了两块面包往里面夹东西咬,吃过后,双双眼睛一亮,发现果然比吃松软软的面包给劲多了。
  
  人群中的叶清心一边应付敷衍着前来奉承的人,一边关注这秦若白,待看到秦若白潇洒地肉夹馍后,还教会了别人,有些无语。
  
  又看到秦若白在大楼门口左顾右盼的,似乎在做什么选择,最后点来点去抓了杯饮料灌了两口。
  
  夜色迷茫,舞会却是灯火辉煌,一串串霓虹灯链交织如梦,会所大楼上的激光灯绚丽多彩。
  
  秦若白不想与这大群富豪混在一起,就在边缘漫步、挑东西吃,而人群中的叶清心和众人寒暄之际,目光总是会朝这边瞥上两眼,不禁有些羡慕秦若白的无拘无束,再看看周边一张张虚伪的面孔,心头忽然涌起一阵烦躁感。
  
  其实不仅叶清心在关注着秦若白,秦若白也同样在关注着叶清心,他必须保证叶清心在自己的视线范围里,以便自己实实在在的保证他的安全。
  
  就在秦若白关注着叶清心的同时,他顺着叶清心的放心还看见了另一个男子,模样大概年纪在二十五六岁左右,剃着一个标准圆寸头,一身白色的西装里面陪着一件花衬衫好不骚气,正在朝着叶清心走去。
  
  淦,不是吧。
  
  看到这一幕的秦若白顿时大汗,他想阻止那男子向叶清心走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这位就是叶总吧?”花衬衫男子拍了拍叶清心的背,问道。
  
  “您好,想必是东北社的公子,陈先生吧。”叶清心回过头,对着花衬衫举了举杯子,客气回应道。
  
  此来的目的,就是要和这名花衬衫男子碰头面谈,现代科技,有些事情在通讯设备里交谈不方便,毕竟事关重大,谁都不想冒险。
  
  她名义上同意让温星宇追求自己,实则是缓兵之计,为的就是给自己足够的时间,而这位花衬衫就是自己的援兵对象。
  
  谁知那花衬衫看见叶清心的模样之后,顿时睁大了眼睛,看到叶清心像看到了怪物一般,捂住嘴巴发出一声惊呼道:“瑶姬。。。这。。。这怎么可能?”
  
  “啊?”叶清心疑惑的啊了声,不懂花衬衫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秦若白看到这一幕,再也没有闲心逛下去了,立刻走了过来,可惜还没等自己开口说话,那花衬衫就看见自己,还没来得急阻止,便听见一声惊呼:“路西法!”
  
  淦,秦若白一巴掌排在自己额头上,看他的模样,恨不得一掌震死这个花衬衫。
  
  花衬衫的声音很大,让广场上不少人都疑惑的盯着这边看。不过花衬衫哪管这些,直接冲上来勾住秦若白的肩膀,一脸嘻嘻的用英语说道:“噢!天呐!太不可思议了!路西法!真的是你吗?我这是在做梦吗?”
  
  “小五,你能不能他娘的动静小点。”秦若白一把甩开花衬衫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骂骂咧咧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小五视乎对着并不在意,对着秦若白嘿嘿笑道。
  
  “我是中州人。”秦若白淡淡的说道。
  
  “我淦,不是吧。”那小五显然有些惊讶,怪叫道。
  
  “这是缘分吗?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你,你失踪将近两年了,我找了你好长时间,你也没有再和我联系过。”小五噼里啪啦的说道。
  
  “不是。”秦若白笑了一下,指了指叶清心,说道:“我现在是她的保镖。”
  
  小五深吸了口气,又回头重新审视起叶清心来,点头道:“我明白为什么会在这里遇见你了,真是难以想象,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人,难道她和‘瑶姬’是孪生姐妹吗?”
  
  “不是,她和瑶姬没有关系。”秦若白语气微冷,反驳了。
  
  叶清心带着一脸疑惑走了上来,默默打量着二人,看两人神态,显然是熟人。
  
  “你好,叶总。”在得知叶清心并非‘瑶姬’之后,小五打了声招呼。
  
  “你好,陈公子。”叶清心不知道秦若白和小五说了些什么,但还是和小五握了握手。
  
  此时宴会中央的人开始往周边散去,一支乐队进入到场地的最中央。
  
  随着乐曲响起,晚宴的重头戏舞会开始了。众人纷纷寻找舞伴,男士之所以风度翩翩,女士之所以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大多数恐怕也就是为这一刻做准备。
  
  叶清心婉拒了身边几名不认识的男士地邀请,开始左顾右盼,她今天如此打扮,同时借口把秦若白给折腾得人模人样,也就是为了这一刻做准备。
  
  总之叶清心看见上次秦若白和钟妃在一起吃饭,而后秦若白又是带着她跳舞,又是弹钢琴的,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她开始想证明自己不是鬼见愁,舞跳得不会比钟妃差。
  
  为此,她这几天没少在家里练舞,花重金聘请了顶级的私人舞蹈教练。
  
  叶清心有些紧张起来,琢磨着要用个什么理由让秦若白陪自己跳舞,她对这方面的事情实在是不善于表达,甚至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因为从来没有任何经验。
  
  秦若白却没有看出叶清心的紧张,看着她拒绝了好几个人的邀请,顿时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女人真不愧是叶清心,性子冷清,连续拒绝了十多个人的邀请。
  
  “路西法,你不去邀请瑶姬舞上一曲?”小五和秦若白并排而站,嘿嘿笑道。
  
  “她不是瑶姬。”秦若白摇了摇头,他本来倒是有心想上去邀请叶清心跳舞的,但是看见叶清心一连拒绝了十多个人之后,他倒是有些胆怯了,估计自己上去也会被拒绝吧。
  
  “还有,我的中文名叫秦若白。”秦若白想了想,还是告诉了小五。
  
  “我去跳舞了,我觉得你还是邀请有些瑶姬,不要让人家自己站在那里,怪尴尬的。”小五说了声,便拉了个女伴下了舞池。
  
  秦若白看着舞池边上冷艳至极的叶清心,在一曲结束之后,秦若白终于还是下定决心,朝着叶清心走了上去。
  
  叶清心正在那想着要如何让秦若白邀请自己跳舞呢,就看见秦若白向自己走了过来,立刻紧张了起来,他是要邀请自己跳舞吗?
  
  “叶总,能不能赏个脸一起跳个舞?我没有舞伴。”秦若白想了想,最终还是想叶清心发出来邀请,还故意把自己说得可怜一点。
  
  “好吧。”叶清心脸上假装不在意的说道,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这才对嘛,邀请自己跳舞才对嘛。
  
  秦若白拉着叶清心的手入了舞池,手臂环起了叶清心的背,随着音乐缓缓跳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