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滴水之恩,当用拳相报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滴水之恩,当用拳相报

从家事到国事,从政务到军伍,朱平安与临淮侯李庭竹在书房聊了许久,一直聊到了中午,临淮侯留朱平安在府内用午膳,朱平安推辞不过只好接受。
  
  饭桌琳琅满目摆了一桌山珍海味,鱼翅燕窝、鲍鱼海参这类食材无一缺席,突出了一个豪奢,比江浙提刑按察司组织的接风宴丰盛百倍不止。
  
  不过,说实话,朱平安吃起来,却觉得不如昨日的接风宴吃的香甜。
  
  偌大的一席,桌上就坐了三个人,临淮侯李庭竹、朱平安以及熊孩子。
  
  熊孩子刚被临淮侯教训过,手上缠着绷带,有一个侍女专门服侍他用膳。
  
  “五姐夫,你来的真不巧,你要是早来几天,就能参加我爹娶姨娘的酒宴了。”饭桌上熊孩子在侍女的服侍下啃了一个鸡腿后,一脸天真无邪的对朱平安说道。
  
  哗啦!
  
  熊孩子开口时,临淮侯李庭竹正端着酒杯劝酒朱平安,熊孩子这边话音刚落,临淮侯端着酒杯的手一个哆嗦,酒杯酒哗啦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临淮侯当然要紧张了,在外任期间迎娶当地的女子为妻妾,这可是明令禁止的事情,一旦发现查证属实,这可是要挨板子丢官职的大罪。
  
  “孽子!胡说什么!”临淮侯用力的瞪了熊孩子睿哥儿一眼,然后紧张不已的扭头对朱平安解释道,“咳咳咳,小孩子不懂事。贤侄不要听这个孽子胡说,哪里是娶姨娘,只是给睿哥儿请了一个奶妈而已。”
  
  给睿哥儿请的奶妈?!朱平安闻言,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睿哥儿都多大了,早就断奶了,你说你给他请的奶妈,你这解释的也太牵强了吧。果然,再好的政策,执行起来总是会被人钻各种各样的空子。
  
  “给我请的奶妈,还是给爹请的奶妈啊?她晚上咋睡在爹的房间呀......”
  
  熊孩子睿哥儿抬着小肥脸,眯着小眼睛,一脸天真无邪的看着临淮侯问道。
  
  临淮侯涨红了脸,一脸慈祥的看着熊孩子,声音从齿缝里溢出来,“当然是给你请的奶妈了。。”
  
  “那......”熊孩子还要再说什么,刚说了一个字就被临淮侯给打断了。
  
  “食不言,寝不语!平时怎么教你的!”临淮侯用力的瞪了熊孩子一眼,一只熊掌一样的手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摆出了一张铁面无私老严亲的面孔。
  
  “咳咳,贤侄,咱们喝酒,喝酒。不要听这个孽子胡说啊,只是请的一个奶妈而已,不是什么姨娘。”
  
  教训了熊孩子后,临淮侯一脸尴尬的端起酒杯,再次给朱平安强调道。
  
  “不让我说话,你自己还说,哼,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熊孩子见状,鼓着一张肥脸怨念很深的在一旁小声嘟囔,不过虽然熊孩子声音小,但是奈何距离近啊,朱平安和临淮侯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呵,成语用的不错啊。为父忍不住今天晚上想要再检查检查你的功课了!”
  
  临淮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熊孩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检查就检查,我才不怕呢。”熊孩子听说要检查功课,肥脸不由哆嗦了一下,不过嘴上却是丝毫不怂。
  
  放最狠的话,挨最毒的打。放三国里,你就是零陵上将军邢道荣啊。
  
  看着熊孩子仰着肥脸的模样,朱平安不由想到了三国里的上将军邢道荣。
  
  当然,通过饭桌上这件事,朱平安心里也明白了。上午临淮侯李庭竹考较熊孩子“生孩六月,慈父见背”时,熊孩子翻译的“我生下来六个月,我慈祥的爹就去势了”,八成,不,就是他故意将“世”写成“势”的。
  
  上午时朱平安就怀疑了,现在终于确定了。
  
  熊孩子对临淮侯娶姨娘有怨念,替临淮侯夫人和他亲娘打抱不平。
  
  估计临淮侯心里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代入感才会那么深,揍的那么认真。
  
  “姐夫,你来,我有话给你说。”用过午膳,熊孩子神神秘秘的对朱平安说道。
  
  “哦,你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朱平安好奇的跟熊孩子走进了房间。
  
  “姐夫,你可得好好感谢我?”熊孩子伸出缠着绷带的爪子,邀功的说道。
  
  感谢你?
  
  朱平安闻言,不由微微笑了笑,轻声问道,“为什么要好好感谢你啊。”
  
  “因为我跟我爹从京城来这里前,五姐姐让我看你在南边过得好不好,我前天才给五姐姐回信,说你过得很好,让五姐姐不用担心呢。”
  
  熊孩子抬着一张肥脸说道,一脸“我很棒、你快夸我吧”的表情。
  
  哦,还有这事。
  
  朱平安闻言,不由笑了笑,如果这样的话,确实要感谢一下熊孩子。
  
  “你是怎么回的信?”朱平安微笑着对熊孩子睿哥儿问道,“给我讲讲。”
  
  “我说姐夫你吃得好、睡得好,还娶了两个姨娘......”熊孩子一脸天真无邪的说道。
  
  卧槽!
  
  什么!?我娶了姨娘?!还是两个?!
  
  朱平安闻言,不由的脸色大变,“我什么时候娶姨娘了?!还是两个?!”
  
  “我爹娶姨娘哪天晚上我做梦,梦到你了,梦里面你就娶了两个姨娘。”
  
  熊孩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卧槽!
  
  你特么的那是做梦啊!
  
  朱平安闻言,差点没吐血,“睿哥儿,你那是做梦,又不是现实,为何要这样告诉你五姐姐。”
  
  “因为第二天来了一个算命的,他说我能梦想成真呢,梦想成真不就是做的梦能成真嘛,所以我就给五姐姐去信了。”熊孩子一脸的理所当然,然后一脸邀功的说道,“五姐夫,你是不是要感谢我啊。”
  
  “好,我的确要感谢你!”
  
  朱平安咬牙道,说着将熊孩子拉到腿上,对着他的屁股蛋子就是一巴掌。
  
  “嗷,姐夫,你这是恩将仇报。”熊孩子嗷一嗓子。
  
  “不,我这就是报恩呢,你没有听过‘滴水之恩,当用拳相报’吗?”
  
  朱平安微微一笑,举着拳头在熊孩子面前晃了晃。
  
  “滴水之恩,当用拳相报......好像是听过......可是,你刚才用的是巴掌啊。”
  
  熊孩子用胖爪子挠了挠脑门,一张大肥脸皱的像是斗牛梗一样。
  
  “哦,你提醒的对,那我用拳头。”朱平安从善如流,满足了熊孩子的要求。
  
  “嗷......姐夫,那个是‘涌泉’不是‘用拳’吧?”熊孩子吃一拳长一智,脑袋反应过来了。
  
  “哦,是吗?”朱平安一副才知道的架势,然后又一脸温和的对熊孩子说道,“那姐夫换个方式报恩吧,今晚伯父不是要考较你功课吗,我这会替你补习补习吧,保证让你顺顺利利通过伯父的考较。”
  
  “你帮我补习?”熊孩子抬头看向朱平安。
  
  “我可是状元郎,相信我,没错的。”朱平安点了点头,笑容诚恳而可靠。
  
  “那好吧。”熊孩子点了点头。
  
  (本章完)